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百界歌 > 第1章

百界歌 第1章

作者:九鹭非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01:23 来源:奇书网

百鬼集 作者:九鹭非香

文案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只恶鬼

她有一支笔,带着一个飘渺的愿望,穿梭在不同的空间之中

记录着许多“鬼”的风花雪月……

女主独白:

白鬼,既是我的名,也是我手中这支笔的名。收齐一百只鬼后,它将替我圆一场千年遗梦。俗世沉浮,岁月荏苒,我不知穿梭过多少时空,看过多少悲欢离合,渐渐忘了故人,没了情感,只是心中那个夙愿从未改变……

ps:本文由多个短篇组合而成

以一个“女主”作为线索

诸位可以当做是一个长篇看也可以当做一个个小短篇来看~都不妨碍的。

另外,谢谢葫芦妹纸给阿九做滴封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鬼 ┃ 配角: ┃ 其它:短篇合集

鬼巫(上)

楔子

李员外家美名外扬的嫡女要嫁人了,夫君是沈家的公子,沈家特意为这场婚礼准备了十里红妆,羡红了无数看者的眼。众人皆道这是一场门当户对的美好姻缘。

两家都在喜气洋洋的准备着婚事,忙得不可开交,没人会注意到某个清晨李元宝偷偷溜出了府。

李元宝是沈员外的第二个女儿,庶出的。这个身份注定了她会过上与姐姐截然不同的生活,一个身份将她的一生死死的绑住,挣脱不开,反抗不了。

元宝喜欢沈家公子,缘于那日午后,她在阁楼上绣花,丝巾被风的一吹晃晃悠悠飘出窗户,她起身张望,却见阁楼之下穿着天青色锦袍的英俊公子抓着丝巾望着她唇含浅笑:“是你绣的?”

“是……”

“很漂亮。”

简单的对白,一眼的时间,她便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儒雅的公子。

然而,沈家来提亲,父亲却偏心的把机会给了姐姐。从小到大,最好的东西从来是姐姐的。她一直安心过自己的生活,但在纱帐背面听到父亲与沈家老爷的对话之后,在看见姐姐羞红的笑脸之时,她感到嫉妒,深深的妒恨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好运?

她曾听打扫马厩的小厮与人谈论过,在镇外的迷雾树林中住着一个会下蛊的巫师,只要给他钱,他就会卖出蛊虫。

李元宝没多少钱,但是她有一些金银首饰,她全都收罗起来装在包袱里。她想买两条蛊,一条下给自己的父亲,让他别再那么偏心,一条下给沈家公子……

以后她就可以和他一起好好的过日子了。

第一章

“亓天”是早逝的父母为他留下的唯一一件遗物。只是外界人都称呼他为鬼巫,他也便渐渐忘了自己的名字。毕竟一个名字没人呼唤,自然就没了意义。

他自幼养蛊。俗世中的人总有许许多多的烦恼和永远也无法满足的**,他养的蛊恰好能满足某些人的需求。所以,尽管他独居迷雾森林,仍旧有许多人不怕死的越过密林沼泽只为求一只蛊虫。

亓天有自己的规矩,一只蛊虫十个金元宝,没有二价,无一例外。

只是,这世界之大,总会有一个人能成为谁的意料之外。

那日清晨,他在沼泽地中看见了李元宝,她已经在淤泥中挣扎了一晚,下半身陷入了沼泽中,披头散发,满脸狼狈,她抱着半根残破的树枝勉强挂住上半身,眼中全是悔恨而绝望的泪。

亓天大概能了解她的绝望,却不知她在悔恨些什么。

听闻有脚步声缓慢而沉稳的走近,李元宝用力撑起脑袋,嗓音沙哑的唤:“救救……”

救救我。这三个字在她看见了亓天的脸之后尽数吞入腹中。

应该这样。亓天明白,他体内天生带有蛊虫,蛊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与他同生同息,在他血液中游走蹿动,令他的皮肤凹凸不平,青纹遍布,狰狞而可怖。

没人会觉得这样一张脸好看。幼时他被称为“妖魔”,被族人驱赶,至父母成日奔波劳累丧命,便是因为这张恶心的面容。

亓天看了她好一会儿,漠然的转身离开。

一只手却在这时颤抖的拽住了他黑色大衣下摆:“救救我……”

求生是本能,即便抓住的浮木可能是她眼中的妖魔鬼怪。

亓天微怔,而后蹲下身去十分平静的将元宝的手指头一根根掰开。他动作缓平淡,就像在拍开黏在衣服上的泥土。元宝惊惧的望着他手背上遍布的恶心青纹,看着他的动作,绝望的一言不发。

“救救我。”亓天离去之时听见她在沼泽地中绝望的啜泣,像只小狗,无助乞求着想要活下去,“求你,救救我……”

他脚步一顿,回头看见她泪湿满面,满目绝望。他极淡的点了点头:“嗯。”

亓天父母早亡,小时孤苦,养成孤僻古怪的性格,他不辨善恶,这些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来求蛊,只要对方能付钱,他便卖。他不救人也不杀人,他只卖蛊。

但这世间总有意外。

当亓天拿着绳索再找到元宝时,她已晕死过去。他想了想,走上前去将元宝摇醒。

此时的元宝浑身的骨头像碾碎一样疼痛,她晕过去是因为真的忍受不了了,现在被唤醒,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她吃力的睁眼看着去而复返的亓天,虽然此时他的脸仍旧丑陋得让人害怕,元宝眸光却猛的亮了起来:“你回来……救我?”

亓天没有答话,在元宝眸光渐渐熄灭之时,他青纹遍布的手突然掐住了她的脸颊。

元宝被掐得心惊胆颤,瞪圆了眼怔怔望他。

亓天掐了一会儿,问:“脸如此肥,吃多少肉才长得出来。”他已有很久没有说话,声音粗嘎难听,像菜刀割破瓷盘的声音。是以他自言自语了一句,便自觉的闭了嘴。

元宝狠狠傻住,但见对方问得认真,自己小命又握在他手上,她老老实实回答了:“是天生的,夫子叫这婴儿肥。”

“手感……不错。”

元宝忍辱,僵硬笑道:“你可以多掐掐。”

亓天老实多掐了几爪,等掐得她脸颊几乎肿了起来,看见元宝满目委屈的泪,他才恍然回神一般放开了手。他理出绳子作势要套在元宝身上,元宝感动得泪花盈盈,而下一刻,当亓天把绳子在她脖子上套定时,元宝吓得面无人色,慌慌张张的一把抓住亓天的手,一边捏住套在自己颈项上的绳子,惊恐的问:“你、你这是作甚?”

亓天想了一会儿:“|拔|出来。”

|拔|出来?谁?套着她的脖子把她|拔|出来?

元宝吓笑了:“不不,等等等等,猛士……猛士!”

粗井绳一紧,狠狠勒进元宝细白的脖子里,她苍白的脸色登时涨得青紫,十指僵硬的蜷为爪,食指不甘心的直直指着亓天,她双眼暴突,目光宛如厉鬼一样狠狠挖在亓天身上。亓天拉住井绳的另一端,用力的拖拉着,尽职尽责的想将元宝救出来。

而事实上元宝确实被他救出来了,但也因此折腾掉了大半条命。

戳了戳昏迷不醒的女子的肉脸,亓天背起元宝,一步一步往自己森林中的木屋走去。

第二章

“元宝。”

有个很难听的声音在唤着她的名字,元宝皱了皱眉,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简陋的屋顶,简陋的木板床,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潮湿阴冷,她小心的嗅了嗅棉被,登时被一股霉臭味熏得干呕。

脖子上浮肿了一圈,她吃力的翻身下床,衣赏上还有干涸泥土,她浑身乏力的几乎摔倒,而最难受的还是脖子。

缓过呼吸,她慢慢冷静下来,转眼打量这间昏暗的小屋子。屋中的摆设一览无余,简单普通。只是桌上有个格格不入的紫黛色包袱。她走上前去,好奇的将包袱解开一个小口,往里面一望,傻了。

一堆元宝摆在其中,金晃晃的耀眼。

“十个。”粗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元宝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僵,她摸着脖子,有些后怕,而又压不住好奇的走到门边,悄悄推开一个缝隙往外张望。

院子两个男子面对面站着,她一眼便认出了那个黑色的身影便是套住自己脖子的男人,此时他将自己裹在一个黑袍子里,几乎连眼睛也没露出来。对面的青衣男子将一个金色盒子递给黑衣人,黑衣人掂了掂重量,而后伸出手,不知把什么东西给了那青衣男子,骇得对方浑身颤抖,最后抱紧双手,连滚带爬的跑了。

元宝看得出神,黑衣人转过身来的一瞬,元宝正好在他大黑袍中看见了那双印着朝阳光芒的眼瞳。阳光将他脸上凹凸不平的青纹投影得更为立体骇人。

元宝捂住嘴,咽下喉头尖叫,“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当初在生死关头没注意这些,现在注意到了她只觉心底一阵恶寒,方才她几乎看见了在他脸皮之下蠕动的虫子。她大致想明白了,迷雾森林,面相凶恶,收钱卖蛊,这便是她要寻的鬼巫。

她要和这样的人做交易……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靠近,元宝心中紧张,急急躲到了桌子后面,戒备而惶恐的盯着推门进来的男子。

亓天眼神停留在她肉嘟嘟的脸颊上,待看到元宝脊梁发寒之后,他才垂了眼眸走到桌子一边坐下,倒水,而后又静静盯着她。元宝冷汗直流,房间里静默了许久,她才紧张的绞住食指问:“你……还卖蛊吗?”

亓天收敛了眼神,轻轻点头。

李元宝咬了咬牙,心头挣扎了一番,终是豁出去一般道:“我想买两只。”

“二十个元宝。”

李元宝摸了摸贴身藏在怀里的金银首饰:“我只有一些首饰……可以吗?”

“不行。”他有他的规矩。他不喜欢金银,只喜欢元宝,因为那个东西有相当圆润的手感。

李元宝有些焦急,姐姐与沈家公子的婚期在一月之后,她没有时间耽搁了:“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蛊虫,你……您可以通融下吗?”

亓天无动于衷,指尖在圆润的茶杯口沿来回摩挲,他很喜欢这样圆滚滚的手感。

被无视的元宝心中既是失望又是难过,圆圆的嘴无意识的嘟了起来。

茶杯中的水倒映出她嘟嘴的模样,亓天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探入水中,却只沾了一指湿润,他抬头,眸光定定的落在元宝的嘴上:“来。”他对元宝勾了勾手指。

元宝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摸着自己的脖子有些害怕戒备:“如如如果你真的不通融,便不通融罢,我认……”

亓天站起了身,绕过桌子,径直走向元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