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血族新娘(下) > 番外 给你全世界

血族新娘(下) 番外 给你全世界

作者:vivibear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11 来源:奇书网

又回来了吗?

她抬起头,惊讶地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那座再熟悉不过的茶馆门口。

黑瓦红墙,雕花围栏,正中的牌匾上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前世今生。

茶馆门前的几株银桂悄然吐蕊,在晨光中释放着淡雅的美丽。恬淡而微甜的香味丝丝缕缕随风飘散,令她更多了几分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从天界回来之后,自己不是应该待在撒那特思的城堡吗?怎么又会回到这里?

仿佛是被某种微妙的东西牵引着,她沿着朱红色的楼梯缓缓走上二楼,在第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按捺住逐渐加快的心跳,她将手扣在了门上,却迟迟没有推开房门。

自己,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那个人,已经回到属于他的地方去了。

再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自嘲地弯了弯嘴角,收回了手正要转身下楼,那扇门却忽然自动打开了——

斜坐在米色藤椅上的年轻男子一边喝着刚沏好的新茶,一边浏览着当天的早报。他的黑色长发犹如瀑布般披散下来,泛着绸缎般的色泽。细碎的阳光无声地落在他那无可挑剔的五官上,逶迤出了柔和的阴影。那样静静坐着的他就像是天边的一轮明月,遥远而清冷,隐隐地,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淡漠。

当这岑寂安然的画面映入眼帘时,她的眼睛里迅速浮起了一层水雾,整个人都呆在那里。双脚就好像被锁在了原地,根本无法动弹半步。那是她以前每天都能看到的画面,那是她从小再习惯不过的一切。也曾以为就会这样看一辈子,也曾以为画面里的人永远都不会离开,但是——

从来不知道,再次看到这个场景时,她的心会那么痛。就像是从心底生长出的花朵柔软地开始溃烂,在每一丝神经末稍都布下了密密麻麻的痛。那是思念的痛,珍爱的痛,温柔的痛,感怀的痛。

失去了却永远寻不回来的痛——

她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

听到了她的声响,他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开口道,“小隐,你今天又起晚了。”

她激动地上前了两步,张了张嘴半天才迸出了一句不连贯的话,“师……师父……你回来了?”

他抬起那双妖诡的异色眼眸瞥了她一眼,“昨晚又和飞鸟一起看恐怖电影看到半夜吧?这么晚了都还没睡醒。”

“可是……你明明在天界……你不是成为天帝了吗?我们之间……不是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吗?”她语无伦次地辩解着。

他似乎有些好笑地扬了扬嘴角,“看来你真是做了个奇怪的梦,一早起来就胡言乱语。快些去吃早饭吧,今天有你喜欢的桂花藕粉。”

她也开始有点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之前所经历的那一切真的只是场漫长的梦?

“师父,你真的不会离开我们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优雅的放下了报纸,眼中明显掠过一丝笑意,“傻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尽问些古怪的问题。”

“那你回答我,你真的不会离开我们了吗?”她咬着下唇,再次固执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他先是沉默了几秒,随即充满爱怜地伸手拢了拢她的发丝,柔声道,“小隐,你已经长大了。总有一天,师父是要离开你的。”

“不要,师父!不要离开我们!”她的心神一阵激荡,下意识地紧握住了他的手,“师父,就这样不要改变好不好?就这样和飞鸟,和我一起生活下去好不好?我宁愿不要长大,那么你就永远不会离开了!”

他终于笑了起来,“小隐啊,真是个傻孩子。”

话音刚落,她忽然感到手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定睛看去,只见司音的身体正渐渐变得透明,犹如轻雾般一点一点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师父……司音……不要走……”她伸出手想要努力抓住他的衣角,但所能抓到的,也只是虚空而已——

“小隐?小隐?”一个略带急促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她的耳内。而眼前的一切也仿佛随着这个声音都化作了虚无。当她睁开双眼时,在迷蒙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男子修长挺拔的身影。他的身上总是带着冷冽的蔷薇清香,令她不由自主地感到安心。无论是多么焦躁的情绪,无论是多么激动的心情,无论是多么难过的感受,都能在这股香味的轻抚中平静下来。

“小隐?又做梦了?”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低头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银色的发丝划过了她的面颊,带着冰凉柔软的感觉。

“撒那特思……”她动了动嘴唇,低低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我的小隐,刚刚你喊得好像是别人的名字吧。”他略带邪恶地眯起了眼睛,“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

“不是吧,难道你连我做什么梦说什么梦话都要管吗?就连安提都管不了我呢。”她立即清醒过来,不服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当然,你的一切都属于我。所以你的梦,你的梦话也是属于我的。”他的眼中隐隐闪动着笑意。

“懒得理你。我要继续睡觉了,你也回你的地下室去吧。”她佯装生气地转过了身子,睁大了眼睛依旧茫然地盯着面前的墙壁。已经一个多月了,为什么自己还是无法从那种惆怅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呢?明明已经反复做了无数次同样的梦,可每一次她都希望那是真实的。她的潜意识一直都在拒绝那只是个虚幻的梦。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忽然冷不防贴上来一个大冰块,顿时将她冻得牙齿直打颤。

“撒那特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现在还不能睡在这里。”她挣扎了几下,无奈对方就像是颗牛皮糖般黏在了她的身上,将她搂得紧紧的,完全就是抱着那种打死也不放手的无赖态度。

“如果你再乱动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忍不住做些什么哦。”见这话似乎起了效果,他更加得寸进尺地将手往前挪了一些,“我决定了。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从今晚起我还是睡在这里好了。那么你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啊?”她的身体一僵,一时不知怎么应对。虽然……是为了这个家伙才回到这里,可至少也要让她有个适应期啊。

“放心,除了陪睡外,我保证什么也不做。”他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不由轻轻笑了起来。

“什么陪睡啊……”她的脸唰一下红了起来,“撒那特思,你总是这么没正经。”

“小隐,你还是和我们初次见面时一样可爱呢。”他的语调温柔如水,仿佛随时都能将她溶化其中,“还记得吗?那晚,我也是这样抱着你入睡。”

“怎么不记得,我那时真怕你这个老妖怪咬我一口呢,害我整夜都不敢合眼。”她想起那时的遭遇就来气,这个家伙当初折磨的她够惨。

他哈哈笑出了声,“整夜不敢合眼?不知道是谁在那种情况下还能睡得直流口水呢。”

“谁流口水啦……”她气恼地掐了一下他的手背,忽然又想到了他刚才说的话,郁闷地反驳道,“还有,我梦到的是我师父好不好……怎么能算是噩梦……”

“有别的男人出现的梦,对我来说都是噩梦。”他答得飞快。

她的嘴角一松,忍不住有些想笑,“那——你别抱得我那么紧好不好?我怕明天起来变成一条冰棍。”

他反而又加重了几分力,冰凉的气息挑逗似地拂过了她的后颈,“我的小隐,这就是老妖怪的——惩罚。”

“你这个可恶的老妖怪……”她的唇边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也将自己的手轻柔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用力,握紧。

呵,真冷。

这一生,他永远也给不了她温暖的拥抱,但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他此刻在她身边。

这样,就足够了。

***

清晨的阳光,斜斜地从窗外投射进来,温暖的光芒渐渐唤醒了整个世界。城堡前的云柳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鸟雀叽叽喳喳地在树梢上叫个不停。空气里充盈着一阵若有若无的蔷薇清香。

叶隐醒来的时候,发现撒那特思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不用说,他一定是在天亮前又回到地下室里去了。

她拿起了一件睡袍披在身上,洗漱完毕后来到了楼下。白天的城堡里一片沉寂,所有的吸血鬼都进入了睡眠之中。当然,也包括Tremere族的亲王大人撒那特思。

餐厅里已经准备好了丰富的早餐,中式西式一应俱全。插在花瓶里的白色蔷薇还带着晶莹的夜露,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颜色。就在她伸手碰到那几朵蔷薇时,那些花瓣忽然神奇地脱落下来,在空中飞舞了几圈后拼出了一个浪漫的心型图案,随后又呼啦一下回到了花萼上,重新还原成了完整的花朵。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老妖怪,把千年道行都用在这种小伎俩上了。

阵阵和煦的晨风穿过餐厅,吹得蔷薇微微摇曳,也吹进了满心的温暖。

用完了早餐之后,她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大厅。早在四百多年前,她就已经知道哪条是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了。原先那木制的古老楼梯已经重新修葺过,不再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声,踩下去还牢固的很呢。毕竟是现代了,地下室也装了照明灯,尽管光线昏暗微弱,但还是足以令她看清放在那里的一排排黑色棺材。

一,二,三,四,五——

数到第六个棺材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慢慢掀起了那个棺材盖,躺在里面的果然是正处于睡眠中的撒那特思。

她抿了抿嘴角,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去了,原来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习惯。

这位亲王大人的睡容看起来无比优雅,银色长发安静地垂落,映衬着他那苍白的肤色,呈现出了诗一般的美好。宛如一朵静静盛开水中的白色蔷薇,有着迷人的诱惑与温柔的邪恶。

就在她凝视着他的面容发呆时,沉睡中的亲王突然睁开了眼,敏捷地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往下一拉。还不等叶隐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扯进了那副棺材内,正好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沉重的棺材盖也适时地啪一声重新合了起来。

狭小的空间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我的小隐,你总是犯同样的错误。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他轻笑出声,顺势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不规矩的双手肆意抚上了她的面颊。

“撒那特思,快让我出去,这里好挤!”她气恼地推搡着他。要命,喜欢在棺材里**难道是这个家伙的恶趣味?

他笑得更是愉快,“这里不是很好吗?连只蚊子都无法打扰我们呢。而且,你也是因为想念我才来这里的吧?”

“谁想念你了……”她立即予以否决,“我,我只是看看这里有没有改变。”

“哦?”他的手慢慢下滑,一直到了她的胸口才停了下来,“可是为什么,这里跳得那么快呢?”

“撒那特思,你你你的手放在什么地方!”她的身体微微一颤,脸上腾的就烧了起来。好吧,在回到这里的一刻开始,她已经默认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可是,这样亲密的接触还是会令她感到有些紧张。

“真好。”他忽然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

“什么?”她有些不解。

“小隐的心脏,为了我而跳动着。”他俯下了身子,干脆将脸也贴在了她的胸口,仔细倾听着她的心跳,“这充满生命力的声音是多么美妙,这是属于小隐的声音。这也是属于我的声音。真好。”

她微微一怔,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四百多年前分别的那一幕,心里仿佛有什么轻柔荡漾开,泛起了丝丝涟漪。尽管是在黑暗中,她却隐约能看到他的其中一只冰蓝色眼眸隐约闪着光。想到他为了她失去的另一只眼睛,她不禁心疼地伸出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他冰冷的脸。

“撒那特思,你的眼睛……现在还习惯吗?”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低下了头,温柔无比地覆上了她的唇。明明是那么简单的动作,明明是没有温度的接触,却像是融化了的蜂蜜,在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漾出令人沉醉的甜味。

许久许久,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小隐,我已经开始修习日行者的魔法了,相信很快就能在短时间内出现在阳光下。到了那时,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都能守护着你。那个人虽然离开了,可是,还有我啊。还有我……”

“在那么漫长的时光里,我一直努力地想要靠近你。从中世纪的匈牙利到意大利的公爵府,从古印度的恒河畔到现代的这座城市,紧紧追随着你的脚步,无论如何也要靠近你。全身心全然投入进去,永远不会回头。我,撒那特思,就是为了隐而存在的。所以——”他的声音恍如最动人的天籁之音,“即使我只剩下一只眼睛,也一样能给你全世界。”

即使我只剩下一只眼睛,也一样能给你全世界。

她的眼窝一阵发热,已经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了,他就这么在不经意间就闯进她的心底,一寸一寸,一点一点,侵占了她心底最重要的地方,最终,将她全部溶化。

很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更好的表达内心的震荡。现在她所能做的,就是用尽全力地抱住他。

不放手,绝对绝对不放手。

原来自己……是那么用力地喜欢着这个人。

“小隐……”他像是满足般轻叹了一口气,带着蔷薇花香的气息拂过了她的面颊。

狭小黑暗的空间里,仿佛滋生出了一种任由彼此沉沦下去的美妙的情绪。那么,就这样……一直沉沦下去……也不错……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撒那特思,我们出去好不好?我有点透不过气来了。”

“哦,这个好办。”

“喂,我叫你把盖子打开,你亲我干什么!”

“笨,我这不是给你做人工呼吸吗?”

“撒那特思……我咬你!”

***

匈牙利的夜晚,总是那么迷人。点缀在深蓝色苍穹中的星辰若隐若现,似乎在顽皮地和人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迷朦的月光洒落在波光粼粼的蓝色多瑙河上,折射出了一场旖旎的美梦。乳白色的渔夫堡在夜色中看起来更像是童话里的城堡,厚重中飘逸着轻盈,巍峨中洋溢着秀丽,仿佛随时会有公主王子出现在这里,继续上演着故事书里的浪漫爱情。一对对年轻的恋人在树荫的掩映下或是轻声曼语述说衷肠,或是温柔相拥缠绵亲吻,更是为这里平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

望着着眼前的美丽景致,叶隐的脑袋微微有些晕,就好像是忽然遇到了那个爱了许久的人,瞬间被某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所击中,只想抓住这一刻。

“渔夫堡是城中欣赏景色的最佳地点。”撒那特思侧过头凝视着她的神情,“小隐,喜欢这里吗?”

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喜欢!这里漂亮的就像是童话世界!”

“如果你喜欢,我就把它买下来。”他不假思索的说道。

她扑哧一笑,“如果我喜欢哪里,你都要买下来,那不是很快就会破产?”

他眨了眨眼,“破产了我们可以去前世今生茶馆躲债。”

“啊,那飞鸟一定会把你赶出去。”她乐不可支地朝着周围指了指,“而且如果你把这里给买下来,一定会被这些恋人们的怨念纠缠到崩溃。”

他笑了笑,“那倒是。女人不能得罪,恋爱中的女人更加不能得罪。”

“虽然不能买下来,可是……”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我们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在这里……”

“像他们一样在这里做什么?”他挑了挑眉,显然是明知故问。

她先是有些微恼,随即又转了转眼珠,“当然是——像他们一样在这里看风景啊。”

他的眼中促狭的笑意闪动,“我倒是更愿意像他们一样在这里亲吻自己爱的姑娘,狠狠亲到她晕过去为止。”

叶隐的脸又腾一下烧了起来,她只是想说和他们一样在这里约会而已,这个家伙干嘛说得那么露骨啊。

“好吧,那我今晚就不用魔法。我们像平常人一样约会一次好不好?”他牵起了嘴角,扯出了一个充满魅惑的笑容。

听到他这么说,她也坏坏地弯了弯嘴角,“那好,我现在就要喝城堡下那家小店里的可乐。你赶紧去给本小姐买来吧。是你自己说的,今晚不用魔法哦。”

哼哼,这可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哦。每次和他斗,自己总是处在下风,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个好机会,当然不能放过了。从这里到城堡下,起码也要走半个小时吧,哈!

“遵命,我的小隐。”出乎她的意料,他只是颇有绅士风度地笑了笑,立即转身就朝着城堡下走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叶隐忍不住又暗暗笑了起来。不远处的露天咖啡吧差不多已经是满座,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客人,在这里喝杯浓香四溢的咖啡,欣赏着多瑙河的美景,自然是回味无穷。

“你好,请问你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吗?”就在她一个人偷着乐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在异国他乡忽然听到有人说中文,她有些惊讶地朝那个方向望去,发现那竟然是个相当俊秀的匈牙利青年。

“是啊。你怎么会说中文?”对于会说自己母语的人,她明显表现出了几分好感。

“哦,我在大学里学过中文,一直都很喜欢中国。”青年彬彬有礼地微笑着,“原来你真是从中国来的,实在是太好了。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还没等叶隐回答,青年的身后蓦的传来了一个干脆利落的声音,“不行。”

青年愣了一下,只觉得眼前似乎有什么一晃,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已如流云般从他面前掠过。再等他揉眼细看时,不由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那声音的主人就那么笑吟吟地倚在城墙边,背后是缓缓流淌的多瑙河与华丽无双的国会大厦,他那随风扬起的银色发丝就像是最迷人的细碎月光,而那张完美到极致的脸庞,恐怕连星星见了都要自惭形秽地隐藏入云层之中。

“想请我的女人喝咖啡吗?那恐怕——不行。”尽管他在笑着,但那冰蓝色的眼眸里却是冰冷如霜。亲王大人完美的诠释了笑里藏刀这个成语的准确含义。

青年的脸微微一红,“抱歉,我不知道那是你的……”

“撒那特思,他没有恶意的。”她急忙帮着青年解释了一句,生怕亲王大人喝错醋手下没个轻重。

“他要是有恶意,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吗?”撒那特思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又挑起了眉梢瞥向了那个青年,“怎么?还有什么话想对我的女人说吗?”

青年只看到那冰蓝色眼中寒光一闪,不由被一股杀气逼得倒退了两步,忙不迭道,“不好意思,打扰了。”说完就赶紧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才离开这么一点时间就有狂蜂乱蝶来骚扰你了。”撒那特思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真是不让人省心。”

“人家又没恶意,也只是想多了解些中国的文化吧。”她半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对了,撒那特思大人,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从这里走到城堡下好像起码要半个小时吧?”

“因为我走了几步就想起来一件事。”他不慌不忙地答道。

“哦?什么事?”她好整以暇地笑着,等待他的下文。

“你之前中了散魂铃,要想恢复全部的功力,恐怕还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你说,我怎么能让你单独在这里待上半个小时呢?”他振振有词地说道,“看到了吧,幸亏我折返及时,不然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撒那特思,这算是借口吗?”就算是她的功力海没有恢复,好像也没那么不中用吧?

“可是你说话不算数哦。”她的目光落在了他手上的那罐可乐上。不用说,这个家伙又使用了魔法。

“这个的确是我不好。”他倒是很爽快地承认了,“那不如你惩罚我好了。”

“惩罚?”她一下子来了兴趣,脑袋里立即迅速转动起来。哈,该用什么方法来小小报复一下这个老妖怪呢?

“对了小隐,你知道这个渔夫堡还有个别名吗?”他忽然又问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迷离的神情在月色下看起来暧昧不清,“因为这里的景致太过浪漫迷人,很多年轻人都会在这里献出自己的初吻,所以渔夫堡也被称为初吻圣地。”

“那……又怎么样?”她还没从丰富的想像中回过神来。

“作为应景的惩罚,我就让你亲一下好了。”

“撒那特思,这算哪门子的惩罚啊!”她有点恼了。这个家伙居然把她的亲吻说成是惩罚,这是什么鬼逻辑嘛。

“那么,换成我亲你一下?”他揶揄的笑着。

虽然很想用犀利的语言反击,但是她已经什么也说不出来……他那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猛的封住了她的唇,像是在玩着某种挑逗意味的游戏,他的舌尖碰触着她的唇,若即若离地游走在唇瓣上,在她忍不住唇齿微张的瞬间,他才更深地侵入了进去……

白色蔷薇的清香扑面而来,犹如潮水般将她所有的意志卷走,只剩下全心全意的唇齿纠缠。到底,自己是爱着这个男人的啊。她意乱情迷的想着,伸出手环上他的腰。

咖啡座那里正在放着ShayneWard的歌曲,那深情的声音在夜色中听起来格外动人。

Itfeelslikenobodyeverknewmeuntilyouknewme

Feelslikenobodyeverlovedmeuntilyoulovedme

Feelslikenobodyevertouchedmeuntilyoutouchedme

Babynobody,nobody,

untilyou……

那感觉就像在认识你之前没人懂我

感觉就像在你爱上我之前没有人爱我

感觉就像在你打动我之前没有人打动过我

宝贝,没有人,没有人,

直到有你……

“小隐,除了你没有人……”他喃喃低语着,绵密的细吻轻轻落在了她的脖颈间。又像是确认般重复了一遍,“没有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声的宁静之中。

只有他和她,温柔的亲吻着彼此。

***

明明就在同一屋檐下,彼此却好像总是处于不同时区内,有着截然相反的时间差。

每天清晨叶隐起床的时候,撒那特思已经在地下室进入了睡眠。而当夜幕降临时,她变得睡意沉沉,对方却是精神振奋地开始了新的一天。

尽管亲王大人没有忘记自己“陪睡”的美差,但往往在她熟睡的后半夜,他就会起身去书房处理许多大大小小的事务,一直到天亮前才回到地下室。

所以在白天的时间里,叶隐有时会溜到地下室,和他亲亲热热地挤在狭小的棺材里聊天,当然,对于他的动手动脚只能睁个眼闭个眼了。有时她会去花园里修剪那些娇艳的白色蔷薇,或是采上一大把插在花瓶里。在撒那特思施展的魔法下,这些白色蔷薇长开不败,永远也不会凋零。除了这些,有时她也会去城里逛逛,买些小东西打发时间。

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叶隐也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城里闲逛。吃完午饭她还买了一个类似中国油饼的匈牙利langos,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喂鸽子。这个公园地处偏僻,所以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人,非常的安静。

碧蓝的天空中流动的云朵又轻又薄,泛着温暖色泽的阳光从树枝间隙洒落下来,在地面上勾勒出了无数个明媚的小圆点,空气里似乎也充盈着一股清新的阳光味道。调皮的鸽子丝毫不怕人类,还大胆地与她抢食,惹得她大笑不已。

但在笑过之后叶隐又有些微微的惆怅,如果撒那特思也能和她一起在这里喂鸽子,晒着暖暖的阳光闲话家常……那对于寻常人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切,对于她和他来说,却是无法企及的奢望。

就在她静静想像着那副场景的时候,突然之间被一声救命拉回了现实之中。她惊讶地抬起头,只见从不远处跌跌撞撞跑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女人的一头金发纷乱不堪,衣衫不整,还不停往后看,显然是被什么人追赶着。

一见到她,女人的眼睛明显一亮,立刻急促地问道,“小姐,能不能帮我报警?”

尽管女人的脸上明显有被用过暴力的痕迹,但叶隐还是认出了这个之前在报纸上看到过的女人——国家电视台的女记者拉曼,最近因为揭露了匈牙利黑帮黑幕在内的经济**案而一举成名。

女人的话音刚落,后面追她的那些人也赶到了这里。那几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彪悍男人,裸露出来的手臂上还有着大片恐怖的刺青,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叶隐心里略一思索,不用说,这些人多半就是匈牙利黑帮的人。

为首的那个褐发壮汉看到叶隐时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而是用警告的口吻对她说了一句,“别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遭殃。”随即他冷冷扫了女人一眼,“拉曼,你还想躲到哪里去?我们老板看了你的报道很生气,所以今天一定要给你点教训。”

拉曼也认命地笑了起来,“当初我敢写,就料到了这一天。好,那就给我个痛快吧。”

“我们老板只是要废你一双手,以后你就别在这行混了。”褐发壮汉边说边抽出了一把锐利的匕首,示意手下将拉曼的双手摁在树干上。

眼看着褐发壮汉手中银光一闪,那把匕首就要狠狠砍在拉曼的手上——忽然不知从那里飞来了半个油饼,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壮汉的脸上!

只是这么短短一瞬间,那几人只是看到眼前有人影掠过,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拉曼已经被那个亚洲女孩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多管闲事!这是你自己找死!”壮汉恼怒的将匕首一扔,顺手掏出了一把手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叶隐。

叶隐不慌不忙地念起了般若咒,在自己和拉曼的周围布下了一层结界。与此同时,壮汉也毫不留情的扣动了扳机!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那粒子弹在快速飞行中像是突然撞到了什么障碍物,居然就这样卡在了半空中!从外人看来,子弹就这么悬浮在空气里纹丝不动,自然是说不出的诡异。

只有叶隐知道,那是因为子弹撞到了结界,无法再向前。

她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只见那颗子弹竟又缓缓往前挪动起来……

叶隐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才只想着救人,忘了自己受过散魂铃的撞击,大部分功力还没有恢复,所以连布下结界的能力也大不如前。如果再僵持下去的话,这个结界或许很快就要被破坏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涌起了一阵挫败感。以前连妖魔鬼怪都能轻松对付,现在竟然连几个烂人都治不了。

怎么办?结界被破坏之后她该怎么办?

还没等她想出个切实可行的方法,那颗子弹已经穿透了布下的结界,朝着她的方向呼啸而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从某个方向忽然飞出了一片半枯的叶子。

“啪!”杀气腾腾的子弹竟然被这片轻飘飘的叶子弹到了不知哪个角落里。

“小隐,你又惹麻烦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蓦的从树顶响起,将除了叶隐外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叶隐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飘落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脑中却是一片混乱。这怎么可能?撒那特思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是吸血鬼啊,怎么可能出现在白天的阳光下!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被阳光笼罩着的撒那特思。浅金色的光芒温柔地镀上他的睫毛,就像是银色蝴蝶轻盈舞动双翼。他仰起绝色的面容,冰蓝的眼眸微微眯起,隐隐折射出了耀眼的灼灼流光。

美的令人目眩神迷。

美的就像是世界毁灭前的最后一刻。

这样的撒那特思,竟让她在一瞬间想到了他的前世——那位在天界掌管光明的日族首领神阿斯克。

阳光如沙子般漏进了她的眼里,隐隐有些疼痛。

“你……不管你是什么人,多管闲事只有死路一条!”壮汉大着胆子吼了一声,抬手又是一枪。枪响之后,那些人再一次被吓到了。这位绝色男子的指间挟着的正是那粒子弹。噬血的凶器在他的手里,竟像是孩子的玩具一样可笑。但他的眼神,却是如雪山般冷冽,足以令空气也凝结成冰。

“还不走?”他的眼眸瞬间一凛,瞳仁收缩时,银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腾起,子弹一下子就化为了粉末。

那几人大骇,面面相觑之后拔腿就跑。

撒那特思又转向了目瞪口呆的拉曼,“今天的事,你会忘记吧?”

拉曼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重重点了点头,道了谢之后也匆忙离开了。

叶隐正要开口说话,目光一转,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可是将她吓得不轻。

他的银色发丝开始冒烟,左边面颊出现了被灼烧的伤痕,甚至连银色的睫毛也发出了一股焦灼的味道……她心里一个激灵,这不是吸血鬼在阳光下灰飞烟灭前的前兆吗?

“撒那特思,快点回去!快回去!”她的声音因为太过焦急而走了调。

“小隐,别这么紧张。”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不慌不忙地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念了两句咒语。

叶隐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了城堡的地下室内。

“撒那特思,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瞬间转移?”她大吃一惊,但眼下又顾不上这个,只是心疼地看着他的脸颊语无伦次地连声问,“撒那特思,你有没有哪里不对劲?这个伤……这个伤……痛不痛?”

“瞬间转移我也刚学成不久,正好拿来用用。”他的眼中全是笑意,“你忘了我是吸血鬼吗?这些小伤很快就会自动愈合的。”

“可是,你这么也太冒险了……”她还是有几分后怕,“你还不是日行者,万一你在阳光下灰飞烟灭怎么办呢?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小隐,你的安全才是我最在意的。”他的手指轻轻划过了她的面颊,“刚才多危险,如果我迟来一步,还好,幸亏我感应到了……”说着,他将她拥入了怀里,“小隐,就算是化为尘土轻烟,我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徘徊不去。我说过,即使我只剩下一只眼睛,也一样能给你全世界。”

她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加剧的心跳。声音在寂静中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像是潮水一般涌出,那些充溢在身体每个角落的爱意,仿佛要冲破胸臆将彼此包围。

“撒那特思,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撒那特思的身体微微一震,唇边弥漫开了一抹动人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深切,那么直接地感受到她对他的爱——不是用激烈的动作和语言表达的,却是她用全部对他作出的回应。

拥有这样的爱的他,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陈年葡萄酒般荡漾开的缠绵爱意,在两人之间散发出芬芳的香气,似醺微醉。

不知是在何时何地,他曾听过那样一首优美的藏歌,

东方印度的孔雀,工布江达的鹦鹉,

虽然生地不同,终会相逢在拉萨。

他和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四百年前在匈牙利的他,四百年后在中国的她,

隔过了漫长时光,穿越了万里长路,终于彼此再次交集。

永远,永远也不会分开。

直到——世界的尽头。

Theend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