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爱的天灵灵 > 第六章 这就是幸福吗

爱的天灵灵 第六章 这就是幸福吗

作者:童非非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12 来源:奇书网

1、女人的眼泪

蔚蓝的海里,女人湿漉漉的卷发浮出海面,她绝望的眼神中,夹着一滴泪。蔚蓝的更远处,火烧云一般的红,仿佛将天空硬生生的扯出一个口子。女人绝望的凝视着天空,没有太多的眼泪,这一滴,是及至的痛苦。那痛苦中,又夹杂着等待与彷徨。

雄鹰在空中翱翔,女人哭诉着,向蓝天,向大地。

艾小婧呆呆的盯着这幅已经接近完工的作品,也许只有她懂得这画中的悲凉,这副画是偏抽象的,每个颜色都加过随意的渲染。这副画,她是为妈妈画的。她要拿着这个参加比赛,她要让陈德看见这副带有寓意的画。她要让他亲自为这副画打分。

创作这副画已经快半个月了,每天除了打扫卫生做饭会在房间里走动一下,其他时候她都躲在陈瀚彬借她的房间里,不分日夜,只要有灵感就画上几笔。

会搬来瀚彬的家,小婧自己都觉得突兀,为了避免麻烦,她谁都没有说,甚至是闵正国。她只想有个安静的环境,去练习画画,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见到陈德!

女孩端坐在画布前,若有所思的看着画布,眸光深邃,神情飘渺。

长发披肩,脊背挺直。嘴角略微牵动,若隐若现的笑。

阳光照耀在她半边脸上,妩媚,动人。

她像一个精灵,与阳光共舞。

看她这么多天都如此辛苦,陈瀚彬算是明白她真的很在乎这场比赛。

他敲了敲半敞开的门,她听到声音后微笑。

“创作的怎么样了?”陈瀚彬走到画前,有些看不懂。因为怕打扰到她画画,尽管他极力阻止了郭苏琪他们再到家里来,可郭苏琪还是经常打电话缠着他。他,只想安静的看着艾小婧画画。只要感觉到这个屋子有她的气息,无论说不说话,他都觉得很踏实。

以前伤得那么深,是因为自尊吧!一个是从小一起的女孩,一个是从小一起的哥们,他们背叛了他。所以,他才会那么痛。

遇到艾小婧,他才懂得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还差那么一点点,不知道差在哪,让我觉得不够完美。”艾小婧观察着画,这点的确让她头疼。

陈瀚彬若有所思的看着画,不解的问:“你给它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啊?”

“女人的眼泪。”艾小婧转头看他。

陈瀚彬撇撇嘴,随口来了一句:“真凄惨啊!这名字叫的……该不会是艾小婧的眼泪吧?”

“才不是呢!你不懂!我现在就是不知道这里面缺少什么呢!”艾小婧白了一眼,目光盯着画面,到底缺少什么呢?

“听说音乐和美术是相通的,不如弹你喜欢的曲子吧!也许你会有点感觉。不过不是白听的,一曲从你的工资里扣二十块钱。”陈瀚彬无奈的摇摇头,突然眼睛一亮,拖着艾小婧的手到客厅,让她坐到沙发上。

少女的祈祷。

钢琴清脆如水的声音荡漾在客厅,少女双手祈祷,美妙的音符缓缓流淌,她期待着,期待着一切。

音乐高低起伏,艾小婧静静的闭上眼,在音乐里遨游。那跳跃的音符仿佛在抚摸她的身体,阵阵清爽,时而又舒适温暖。如绸缎在身上摩擦。仿佛,没有了分离,没有了忧愁,没有了怨恨,没有了无辜的等待,一切美好如梦。

她在梦里,静静的享受着。

一曲又一曲,重复着。

她仿佛深陷在棉纱之中,轻飘飘,又如在云朵之上,漂浮,游荡。飘到云端,不自觉的小婧扬起淡淡的笑意。

那笑容里,是幸福的味道。她似乎能明白是什么让妈妈执意等待一生了,也许就是这种曾经应该也在妈妈的生命中出现过的幸福。如果可以,小婧突然也想用一生,去留住这一个瞬间。

留住这首属于她和瀚彬的曲子。

手指优雅地弹着钢琴,陈瀚彬望着沉醉在音乐中的艾小婧。她的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此刻的她,如此的天真,如此的纯洁。她静静的呼吸着音乐,静静的享受着一切。她半仰着头,露出优美白皙的颈部。她的眸子,紧紧的闭着,眼角,是摄人的笑容。

以前,他给郭苏琪弹钢琴的时候,她只是听,却不懂他的音乐,不懂音乐的倾诉。

少女的祈祷,黑白琴键优雅的交替。

艾小婧猛然坐起身,回到她的房间,她拿起笔,在蔚蓝的海水中,女人半仰的头下边的位置,画上一双抽象的少女之手,十指紧贴,祈祷的姿态。

对!就是这样。终于完成了。

“钟点工,以后别辞职了!”陈瀚彬挪动着小灯。

微光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缓慢移动,一圈又一圈的光影暖暖的晃动。

已是凌晨,室内除了这小灯,再无它亮。

“可是……你和郭苏琪……”艾小婧本不想问的,可终究还是忍不住了。这不该是她问的,她现在只是一个钟点工,为什么要情不自禁的关心他的私生活呢!

“她?以前向往着她回来,可是她回来后,一切感觉都变了。原来一直错的是我……我现在也在慢慢的让她懂,一下伤害她,我做不出来。”陈瀚彬仰起头。

“哦!”他对她,还是眷恋的,对自己呢,艾小婧不想多想。

屋内出奇的安静,艾小婧觉得生活有时候像个玩笑,妈妈和陈德的交集,而如今,她渐渐又陷入了陈瀚彬的感情中。一切就好像是注定的,回想他们认识的过程,那么的巧合。

哎!又如何能自拔啊!她终于明白当年妈妈为什么那么痴情。如果陈瀚彬知道她当初是为了什么接触他,他一定会很痛苦吧!可是小婧不愿去想了,那些仇恨压了她太久,她想起妈妈提起陈德时的脸颊,洋溢着的光芒。

有苦有涩,却也有笑。既然幸福过,何必还要去纠结在恨中呢,小婧只是不敢想以后,她和陈瀚彬会幸福吗?

2、流行划过的幸福

“去阳台吧!”陈瀚彬起身。

艾小婧跟了过去。

陈瀚彬家的阳台非常宽敞,大大的窗户也格外明亮。只是外面的夜,沉沉的,这个时间,千家万户都在沉睡吧!

“啊!”看见眼前的景色,艾小婧不由的惊叹出声。

阳台地面四周都排满了漂亮的蜡烛。

“我们一起点亮它。”陈瀚彬拿出打火机,很期待的望着艾小婧。

他们快速的点燃一根又一根蜡烛,漆黑的阳台,除了月光的陪伴,又多了烛光的飘舞。他们趴在窗口,置身于一圈烛光之中,看无数繁星闪烁。

妈妈,我觉得此刻好幸福,是不是又是短暂的?可是,我心里真的喜欢上他了,你不会怪我吧?陈瀚彬和陈德真的不一样。艾小婧仰头在心里问。

烛光闪烁,仿佛置身于一片橙黄色的海浪中。更像一副漂亮的画面,男孩与女孩都淡淡的笑着。

“喂!你看,流星!”艾小婧手指着天空的某个方向。

陈瀚彬迅速转头看过去。

艾小婧快速的在他的左脸印上一吻。然后她垂下头,双颊绯红,焦躁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亲吻一个男孩,那一刻她的脑中是空白,情不自禁的就这么做了。是陈瀚彬为她精心准备的这一切,让她沉溺在了幸福中。

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了,如果他们之间注定是错的,那就错下去吧,小婧不想再有任何挣扎了。她的心告诉她,她是真的爱上了陈瀚彬。

当他抬起头的一刻,他发现,压根就没有流星。柔软的唇触碰上了他的脸颊,瀚彬觉得自己的心跳就在那一瞬间停了,脸蓦地就红了起来。她吻了他,居然主动吻他了,那是不是证明,在小婧的心里其实也是喜欢着他的?

看着她红透的小脸,陈瀚彬笑着,在她的右脸颊印上吻。轻轻的,蜻蜓点水吧。他不敢深入,生怕吓坏了小婧,可是即便只是那么浅的一个吻,仍是蓄满了他积压已久的爱。

他知道,今晚之后,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开小婧了。

幸福来临的时候,竟然是这么美妙。

无论以后怎么样,现在,他们是幸福的。最合适的人,不需要缠绵细语。缘分来了,势不可挡。

此刻的阳台,是一个幸福的舞台。

片晌,蜡烛快燃尽,火光微弱。陈瀚彬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其实,今天,是我的逃荒日。几年前,我从家里搬了出来。刚一个人生活的时候,真的很难过,虽然家里可以在经济上给予我很多,可是,我并不快乐。不过呢,现在不同了,因为有你,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我要把这一天定成艾小婧画画成功日。”

虽然陈翰彬很开心的在说着,但是艾小婧还是看得出他眼底的忧伤。

“为什么不和家里好好谈谈?”她淡淡的问。

“谈不了,我爸,是个很顽固的人,可能这一辈子他都觉得他做的事是对的,他不允许别人反抗。小时候,只要反抗,他就会打我。每当他拳头挨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发誓,要自己出来生活。可终究,我还是不太会照顾自己。”陈瀚彬目光中闪烁着水珠,往事一幕一幕闪现。

“有家多么温暖啊!你是有家不想回,我是,想回,却没有了家。”艾小婧心里的苦涩一涌而出。

“为什么这么说?”陈瀚彬不解的问。

“不说这个了!”艾小婧垂下头。她又如何去说呢?有些事,只要她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她宁愿自己痛。

蜡烛全部燃灭。

阳台又恢复了以往深夜的漆黑。

艾小婧和陈瀚彬并肩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夜空,仿佛用心在和对方交流。

3、恨和爱

今天是颁布决赛结果的日子。

天气出奇的好,已是初冬,却没有太冷的感觉。

太阳依旧懒洋洋的普照着大地。

由于大家都知道艾小婧和闵正国参加了这个比赛,所以陈瀚彬、汪浩还有姚乐琴都一起来到颁奖现场,为他们鼓劲。

演播大厅已经满是人群。初冬的气息在这里丝毫领略不到。

满场是火热的气氛。艾小婧他们找到一排合适的位置各自坐下。

主持人出来了,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评委也要出场呢?

艾小婧格外紧张,心越来越沉重,终于要见到他的真人了么!她想起了那本日记本上,妈妈记载下的数之不尽的思念,小婧在心里勾勒过无数陈德的模样。他应该是完美的,才配得上妈妈。

可是想起妈妈的等待,瀚彬对这个父亲的疏远,小婧实在无法对陈德这个人有好感。想到终于快要见到他了,她的手心渗满了汗,周围似乎是一片空白的。偌大的礼堂,仿佛只有她孤单的一个人。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三年一次的青年绘画大赛颁奖现场。下面,由美术界的权威,——陈德老师为我们公布这界的获奖名单。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

听见声音,艾小婧心里一紧,目光定定地落在台上。

随着掌声减弱,一个英姿飒爽中年男人走到台上,他带着一副眼睛,的确有足够的魅力和威严,他接过话筒,郑重的宣布:“第五界青年绘画大赛,三等奖,凡林大学的……二等奖,星华艺术大学的闵正国,这个一等奖,是近几年来,我看过的青年类最优秀的作品,她的作品是有生命的,是赋予了灵魂的,她就是……”

艾小婧的心猛烈的抽搐了一下,脑袋“嗡”的一声,她终于见到陈德了。她在心里呐喊,妈妈,你见到了吗?他就在台上,那个曾经对你说过誓言的男人。你为他守候了一生,就连笑容都是不快乐的。可是他,却可以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依旧那么的光彩慑人。

她的手紧紧的抓住陈瀚彬的胳膊,指甲都快渗到他的肉里。她提醒自己不要紧张。可是手越抓越紧,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心跳也在逐渐加快。

陈瀚彬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宽慰的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

“她就是星华艺术大学的艾小婧同学,她的获奖作品的名字是“女人的眼泪”,已被收入《名作赏析》画册,而且如果她还有一些作品,经过我们审核后,可以给她出版单行册。现在请获奖的青年画家上台领奖。”陈德没想到,那晚儿子给他打电话提到的女孩是如此优秀。画风竟然和他有些相像,只看见画,他就很欣赏这个女孩。

欢呼声响彻演播厅,尤其,在艾小婧这个位置附近。

“小婧……你太棒了!你是最棒的!”姚乐琴激动的流出眼泪,紧紧的拥抱艾小婧。

“厉害!”闵正国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她的艺术天赋,他是了解的。虽然自己拿了第二,但是她能拿第一,他会更开心。

“谢谢你!”艾小婧看着陈瀚彬。没有他的曲子,也许她的作品并不会这么完美。

“快去领奖吧!领奖完,有更大的惊喜。”陈瀚彬笑着提醒她。

看着艾小婧和闵正国并肩走向领奖台,陈瀚彬还是疼了。他们一起走向讲台的背影是那么刺目,他们看起来那么和谐……而那个男生,对她无微不至。这让陈瀚彬的心好酸。

离陈德越来越近,艾小婧就越来越紧张,心跳越来越快,苦涩也跟着浓重起来。脑海里妈妈的脸比任何时候都清晰,陈德……她终于接近到这个男人了,这个狠心的男人。他居然可以心安理德生活得这么好……过去的事,他都忘记了吧!

“你叫艾小婧?”颁奖那一刻,陈德离艾小婧很近。

“嗯!”艾小婧点点头。排斥这个男人的气息。

“挺少见的姓,也是挺奇怪的女孩。你的画,诡异!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或者说我们可以互相学习。”陈德把奖金和证书发到艾小婧的手里。

近距离看,他的眼角有细微的皱纹,他说话稳重而谦逊,他温文尔雅。可惜,他在海誓山盟后,却将艾这个姓氏忘的一干二净。挺少见的姓……他只是觉得少见吗?难道他心底就没有那么一丝颤动,曾经也有个姓艾的女孩,陪着山盟海誓过。

这些妈妈用一辈子珍藏的记忆,眼前的这个男人像是忘得一干二净了。怔怔得看着陈德,小婧说不出一句话,她觉得好讽刺,妈妈的一生就在这瞬间,被这男人轻描淡写的否决了。

艾小婧勉强站稳身体,在这样的场合下,她该如何呢?扬手打上一巴掌,告诉他,他是个负心汉?可是她终究下不了手,脑海里仿佛有陈瀚彬的影子,毕竟,陈德是他的父亲。这让她,多了分顾及。

忍着痛,艾小婧冷淡的说:“不敢。”

她不知道这样说是否礼貌,不过,这是她最大限度了。想起妈妈的面容,那个在夜里偷偷哭泣的女人,艾小婧的心都快碎掉了。

“请一等奖获奖者讲话!”主持人接过评委的话筒。

“我无论有什么样的成绩,首先要感谢的就是我的妈妈。没有她的辛苦培养,就没有今天的我。现在,她已经远在天国,如果她可以看见的话,我希望她可以开心。她的女儿终于长大了……妈妈……女儿拿到奖了,你不是最希望看到我在绘画上有好的成绩吗……妈妈……你开心吗?”艾小婧思绪飘忽,泪水连连。妈妈,你看见我成功了吗?你不是最希望我在这方面有所成就么?你一定也看见他了吧!你苦苦的守候,而他却活的那么快乐。他是罪人,你在天堂不要再想他了,他不值得你终其一生。

意识到小婧的情绪已经濒临失控了,闵正国及时的伸出手,轻拍了下她的肩。撑着小婧,让她不至于跌倒。他比谁都明白她此刻的心情,这不仅仅只是一个一等奖,还代表了太多太多。

他站在她身后太久了,一直默默看着这个女孩勇往直前。闵正国只是希望,以后他可以一直像现在这样站在她身边,陪着她,保护她。

看着瘦弱的她在台上不听的抽泣,脆弱的犹如一只受伤的小鸟,是一种凄凉的美。陈瀚彬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在睡梦中叫妈妈,原来她是这么孤单的一个人。孤单得仿佛诺大的颁奖台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

……

在一阵欢呼声中,颁奖结束。

艾小婧擦干泪痕抬起头,才发现一个又一个精致的花篮被不同的人送到台上,直到九十九个陌生的面孔把花篮放到台上以后,艾小婧惊愕了,整个颁奖台成为一片花海。连评委和其他获奖的画手都震惊了。

每个送上花篮的人,都会对艾小婧说:“祝贺你成功,希望你永远开心。”

闵正国静静看着这一切,心异常的难受。他有预感,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忽然觉得比赛得奖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怕失掉她。不能……绝对不能……没有艾小婧,闵正国觉得生活就会变成一片黑暗。

被圈在花海里艾小婧,真的成为花丛中的精灵。她弯下身,看每个花篮上边的小卡片,上边写着:我的钟点工!加油!

眼泪再次决堤而出,是陈瀚彬!是他!他说过颁奖后会有更大的惊喜,准备这一切,他费了多大的心思啊!

艾小婧的理智湮灭了,她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台下坐位上的人,都热情的呼喊,也许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所以即使颁奖已经结束,还无一人退席。大家激动的猜测着送花的人到底是谁。

只有陈瀚彬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看着花丛中的她,看着她激动的哭。他掏出兜里的手机,拨通她的电话。

艾小婧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反正颁奖已经结束,她可以走下台接电话,可是台上这些花怎么办呢!她舍不得扔在这,想了想,先接电话吧!一会叫姚乐琴他们都帮着搬。

艾小婧走到后台,打开电话一看,是陈瀚彬。

“不准哭!我是让你开心的!所以不许哭了!”陈瀚彬霸道的语气透过电话传来。

他这么一说,艾小婧的眼泪来得更汹涌,她蹲着蜷缩着身子,拿着话筒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当初,自己因为仇恨去欺骗他,刻意忍受他的坏脾气企图留在他身边,甚至想过要伤害他……而现在,他却处处护着她。艾小婧内疚的心快裂开了。

呜咽声不断传入陈瀚彬的耳内,陈瀚彬一步一步走到她的位置,放下电话,看着泪人,低哑的说:“不要哭了!”

她一哭,他的心就被牵引着,不停的痛。她的眼泪,就如同密密匝匝的针,直接掉落在他的心头。

“我不哭……我不哭……”平时坚强的艾小婧,此刻瓦解了。她拿着电话对着话筒。

“笨蛋!”陈瀚彬敲了敲她的头。

艾小婧猛然抬起头才发现陈瀚彬站在她面前,而不是电话……她不顾一切的扑到他身上,鼻涕泪水全都抹到他衣服上,借着他的胸膛,她想痛快的哭出来。

对妈妈的思念,对初见陈德的憎恨,对陈瀚彬的抱歉,一切都化成泪水。

陈瀚彬被她的哭声吓呆了,只能轻轻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衣服哭脏了,要扣你工资的。”

艾小婧狠狠的掐了他胳膊一下,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倾泻出来。

他们身后,站着汪浩,闵正国,姚乐琴,郭苏琪,韩珍。

他们有的是找艾小婧庆祝,有的是看见陈瀚彬到这边跟过来。

美丽的女孩凄婉的趴在钢琴王子的肩膀,她的泪水,串串如珠,如倾如诉。

王子轻轻拍着女孩的肩膀,抚慰着她的眼泪。

没有人看见,郭苏琪看见他们相拥的那一刻,也偷偷的掉下了眼泪。同时,她的心,开始痛恨,痛恨着她回来后一切的改变。都是艾小婧……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改变了一切。她咬咬牙,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着刺眼的一幕,跺了跺脚拉起目瞪口呆的韩珍一起离开了。

闵正国的心,越来越沉了,艾小婧该是他来保护的,不是么?自从来了星华大学,一切怎么就这样的悄悄改变着?此刻,他看见她在别人的怀抱里哭泣,他的心快死掉了。站在角落,他的眼睛,渐渐的模糊。

看着这一幕的汪浩顿时明白,艾小婧在陈翰彬心中的位置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即使以前对郭苏琪也不曾这样在乎吧。这次是真爱吧!!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吧,呵呵,但是一个是兄弟,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只要他们幸福就好了!!何况,自己身边不是有个默默关心自己的好女孩吗?再也不能让她继续这样守护着自己了。

直到艾小婧哭够了,她才恍然想起来她的那九十九篮花。

在回头向颁奖台张望的时候,陈瀚彬仿佛看懂了她的意思,他在她耳边悄声说:“放心,我找人搬走了。”

艾小婧这才抿嘴一乐,看见身边这么多人,对刚才的举动不由得有些害羞。

“行啦!陈翰彬你记得送小婧回去哦,我们大家去给正国庆祝了。”姚乐琴说完一边暗示异常安静的汪浩,一边推着神色落寞的正国往外走去。

此时的艾小婧被幸福和矛盾充斥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受伤的神情,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失去的思考的能力。

“走,带你去个地方!”陈翰彬温柔的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