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春雨如酒柳如烟 > 第七篇章 胡旋舞 第四节 莲夫人

春雨如酒柳如烟 第七篇章 胡旋舞 第四节 莲夫人

作者:水阡墨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13 来源:奇书网

1

我与独孤冷在客栈的大堂里吃早餐,却见沈素心远远的过来,聪明如她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原委。她抿着嘴装腔作势的问:“呦,我说你们这已经没有夫妻之名的少爷小姐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我含羞带怨的推了推她,沈素心立刻“扑哧”笑出来说:“哎呀,我说笑的,你们能够和好,真的是托了菩萨的福。”

独孤冷的心情也很好,眯着眼睛说:“那我来讲一下,我这几日在颜亲王府的发现吧。”

沈素心立刻来了兴趣说:“好极了,昨日我还与如烟得到一个推论,看看与你的发现有没有关系。”

“那日我偶尔从何老爷那里得知,他和老王爷是故交,而且何贵妃与颜敏王爷非常的熟悉,两个人甚至可以称得上青梅竹马,若不是被选进宫中,怕是两家已经结亲。”独孤冷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说,“但是我私下和颜敏王爷在一起时,他却表示与何贵妃基本上没见过面。何贵妃同样也很奇怪与颜敏王爷表现的很疏远。”

我忍不住插嘴道:“现在她是贵妃,而两人之前却有过一段情,怕是为了避嫌,也要装作不熟悉。”

“你说的也的确有礼。但是若真的为了避嫌,当初何贵妃完全可以不住颜亲王府,这么一说,反而又是破绽百出。”

我脑中仿佛有一些破碎的片段连接起来,却始终不连贯,也不清晰。我有一种感觉,颜敏王爷陷害祝王妃的原因就在何贵妃身上。只是动机是什么,什么样的由头能让一个丈夫陷害自己的结发妻呢?

“如烟,你既然还身在余杭,自然每日要去向贵妃娘娘问安的。钱塘江潮怕是没几日了,她观了潮就要回宫去。”

“恩,你说的有理,我们还是回颜亲王府吧。”

我本意是不回颜亲王府,只是蓝城郁已经知晓了我在客栈的住处,怕是总觉得前些稳妥。那是个疯子一样的男人,我还是躲着为妙。于是很干脆的去楼上收拾了衣物随着独孤冷回到颜亲王府。颜敏王爷不在府中,我去给何贵妃请安,她躺在塌上,未见天光的面色显现出一抹透明的苍白色。

她摆摆手笑道:“罢了,本宫前日还让婢女去请你来陪我闲聊,婢女却说你和独孤冷闹别扭离开王府。我就说嘛,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合,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我们女人要安守本分,况且独孤冷这样一表人才,怕是其他人觊觎已久,你还真能拱手让人了?”

“娘娘说的是,是如烟考虑不周全使了性子。看娘娘的面色这等苍白,是不是昨夜感染了风寒?”

何贵妃由婢女扶着站起身,似乎全身乏力的,每走一步都感觉十分绵软。她慵懒的伸展着腰肢,走到那面蓝莲花屏风面前用鼻子凑过去轻轻的嗅着紫蓝色的花瓣。“谁知道呢,御医也来看过了,只让厨娘去炖乌鸡汤,说是这几日可能太累了。”何贵妃顿了顿又说,“对了,映春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娘娘,已经查的差不多,就差找到凶手。”

“哦?快跟本宫说说。”

“那个映春姑娘只不过是锦绣鸳鸯坊的一个管家,她背后有一个主子。那个神秘人绣了蓝莲花,只是不露面而已。”

“啊。这又是为何?”

“还不清楚。”

“那就尽快的查吧。”何贵妃的纤指划过屏风,不无可惜的感叹道:“这么美的蓝莲花,如果成了绝品,那真是太可惜了。”

我退出何贵妃的荷香花苑快步去了冷竹院。这个院子的确荒凉,处处杂草丛生。祝贵妃也不在意,就披散着长发坐在石桌旁喝茶。她见我来也不恼,像是没见到人影一般,径自望着满院的荒草。

那浓浓的粗茶怕是没什么讲究,定是苦涩到难以下咽,却也符合了她此时的心境。

惜儿从房内端了点心出来,见了我愣了一下叫道:“如烟小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惜儿,你为何不为娘娘梳头?”

“娘娘说,这个院子里王爷不会来的,她梳了再好看的头也没人看。”

“恩,我已经跟厨房打好招呼,若是亏待你们,定不饶他们。你不用怕,你们不会在这里呆很久的。”

惜儿的眼色顿时暗下去,噗通一声就跪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说:“如烟小姐,你可要救救我们娘娘呀。奴婢到现在还没想明白,那日给你炖的燕窝明明没有毒,怎么梅香姑娘喝后就死了?虽然惜儿替娘娘防着小姐,但是惜儿绝对不敢有半点谋害小姐的意思,小姐一定要相信奴婢呀。”

祝王妃依旧像是没听见一般,眼神如空无一物的晴空,那无限的愁肠和寂寞,看的很心里发酸。

我叹口气说:“好惜儿,你快起来。如果你愿意,就从头慢慢的给我道来。如果祝王妃真的是被冤枉的,怕是那个梅香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那日我炖的燕窝被梅香端了去,我原本想着算了,就再做一碗给姑娘。于是准备从小院去厨房时被王爷叫住说,他来了两个故交,让我去锦红院里亲自请梅香姑娘过来。王爷吩咐的事情,奴婢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去了锦红院。我在梅香姑娘的房门外叫了半晌没人应,我本来想离开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我一进门就吓了险些惊叫出来,梅香姑娘躺在地上,嘴角流着血,那碗剩了一半的燕窝都摔在地上。我很害怕,那碗燕窝是我炖的,若是追究起来,别人定会以为是我下的毒,那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于是我就去告诉娘娘,娘娘说,最近府内事物繁多,这件事情怕引起恐慌,于是便让我放出话去,说她偷了东西逃走。而我则在夜里悄悄的将她的尸身运出城外掩埋。”

惜儿说到这里还惊魂未定,我安抚的拍拍她的脊背说:“慢慢说,不要着急,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恩,那夜并没有像梅香说的那样,她只是昏死,半途颠簸吐出毒药后醒来。我们以为她死了,就在荒郊夜岭挖坑准备将她掩埋。就在轿夫们将坑挖好后,我们从背后猛的听到了狼叫。”

“狼叫?狼都是在山上,怎么会在荒郊野岭呢?你确定是狼?”

“是的,是狼叫,有一个轿夫的老家是太行山上的猎户,他一听声音腿就软了。说大概是附近山上的狼找不到吃的,于是趁夜下山找食物。我当时一听,就想着,一个是再不离开遇见狼群就太危险了。另一个是,若梅香的尸身被狼吃掉,那岂不是更好。就说她逃出府去遇见狼群,被嚼的尸骨不剩。这就听着狼叫声越来越清晰,于是赶忙的离开。回到府中,我并未敢向娘娘言明事实,只是说埋了。我们娘娘心思缜密,怕她担心,我就顺便撒了个谎。”

“原来是这样。”我了然于心的点点头,接着问,“那夜娘娘出府找映春姑娘可发生什么怪事?”

“怪事?不知道映春姑娘从头到脚蒙的严严实实算不算怪事?”惜儿有些不确定的说,“我是听娘娘这么说的,而且她回府之后在车晚湖好像还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

“谁?王妃娘娘熟悉的人?”

“不是,是一个死了很久的人,就是原本住在忘川院的蓝莲夫人。她就是投车晚湖自尽,每年四月,也就是她的祭日的几天,都会有三三两两的人听到车晚湖有女人哭的声音。”惜儿顿了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你知道忘川院吧?就在这冷竹院旁边,我前日夜半在房内听到有哭声,于是就披衣服出来。那哭声就是从忘川院里传出来的,真是毛骨悚然。那忘川院终年上锁没人靠近,听说有爬墙头看到院子里跟蓝莲夫人生前住的一样干净,这不是就是在闹鬼吗?”

“也是个女人在哭?”

惜儿摇摇头说:“不是女人在哭,是男人。”

2

蓝莲夫人在府中是个禁忌。

怕是每个表面风光的大家族中都会有一两段不为人知的秘密。用那表面的光鲜来掩盖深处的腐朽。她已经投湖自尽整整十六年,那些见过她的丫鬟们除了出府嫁人就是留在府内做了老妈子。知道当年的事情的人却也是寥寥无几。

蓝莲夫人原本只是个普通的采莲姑娘,家里有一块荷塘,就靠着卖莲藕和莲子赚家用。到了冬天湖面结冰,她就拿着小铲子在湖边上捉泥鳅。老王爷遇见莲夫人时,老王爷刚刚而立之年,怕说听多了类似的故事也觉得俗气。无非就是男女一见钟情,老王爷,也就是颜敏的父亲锦王爷未经正室韵王妃的应允便收了她做妾。

再后来的事情便是不为人知的,只知道韵王妃处处刁难这位莲夫人,有下人看到好几次趁王爷不在府中莲夫人被抽耳光。她从来都不嚷也不恼,永远都是微笑着的模样,像是没有什么心事一样。

只是这样温柔开朗的女人却在十六年前突然投湖自尽。有人说,莲夫人是不堪虐待,也有人说莲夫人是被韵王妃扔进湖里淹死的。

但这也都只是传闻。

莲夫人去世半年后,韵王妃自缢与房内,她的贴身婢女说王妃整天做噩梦,梦见莲夫人浑身湿嗒嗒的来找她。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韵王妃死后,关于莲夫人的死因就更加的扑朔迷离。

颜敏王爷说起来还不免唏嘘,莲夫人死时他只有十三岁,只有些许的印象。他记得那是个极其温柔美丽的女人,有一双格外温柔的手。说到这里,他才感到奇怪:“如烟,莫非你听说车晚湖闹鬼的事?你不用介意,都是下人们无聊时编排的无聊的传闻。”

我拧起眉头惊讶的说:“那就奇怪了。我那夜经过忘川院竟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哭呢?”

颜敏王爷面上一冷说:“那闹鬼的传言原来是真的?”

我掩住唇故作受到惊吓说:“王爷,那院子的锁十几年没开过,一个大活人谁会跑去一个荒院里哭,怕是莲夫人死的冤所以不肯走。”

“还是做一场法事吧。”

“呵呵,王爷,你还真信了。这个世界上的鬼是不会胡搅蛮缠的,惹是生非的怕都是一些活人。”

“你是说那鬼是有人假扮的?”

“不如我们今晚去忘川院捉鬼怎么样?”我竖起食指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不过,此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便可,不要惊扰其他人,否则,怕那鬼就不肯上钩了。”

“既然小姐有此雅兴,我定然会奉陪的。”

这正午的凉亭中烟溢着闷热的气息,香饼和茶都吃的差不多了,夜白姑娘在太阳下足尖轻挑,腰肢若迎风飘舞的柔软柳枝。我的目光与她的目光不停的交织在一起又散开,她眼底似乎落满了深沉的幽怨,让我不寒而栗。

3

忘川院的锁被随从敲开,丫鬟在前面用灯笼引路,大门仿佛沉睡了千百年一般幽幽的苏醒。吱呀呀的呻吟声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的诡异。大门上的灰尘肆意呛的人忍不住咳嗽起来。随从有些怯懦的说:“王爷,这宅子大概都荒废了,不如小的们明日打扫干净你再过来。这月黑风高的也没什么好看的。”

没等随从说完,走在前面掌灯笼的丫鬟就“呀”的惊呼一声说:“王爷,小姐,这院子……”

“这院子怎么会这么干净?”颜敏王爷也吓了一跳,随后又说,“怪不得如烟说要来捉鬼,看来这院子的确有噱头。”

丫鬟和随从都觉得惊心竟然不敢往前走一步,我索性提过灯笼说,罢了,你们两个就守在门前,不要进去了。他们是求之不得,只说了句小心就溜到大门外。我与颜敏王爷无可奈何的对望一眼,然后朝堂屋走去。

屋内火光一闪,清晰的人影倒映在窗户上。是披着长发的女子,似乎拿着桃木梳慢慢的梳理着长发。我纵然有心理准备还是大吃一惊,颜敏王爷的脸色发青一语不发的走上前“呼啦”一下推开房门。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掉入了一个蓝莲花的世界中。到处都是蓝莲花的绣品,连同那个背对着我们梳头的女子都穿着蓝莲花的绣袍,风从门外灌起来,烛火摇曳异常。

“你们终于来了。”

“夜白姑娘,你特意在这里等,我怎会不来?”

夜白姑娘缓缓的转过身,脸上带着动人明艳的笑容,她说:“你们想怎么死呢?”

颜敏王爷吃惊的望着她:“你是什么人,你和莲夫人有什么关系?”

夜白姑娘并不理我们,只是将桌上的烛台一转,屏风竟然应声打开,墙内竟然是个小小的密室,何贵妃被绑在里面只露出两只惊恐的大眼睛。她说:“你们的命换她的命,怎么样?很划算。”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怎么样?”颜敏王爷的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他正要冲过去被我拦住。我朝他暗地里使了个眼色,却听夜白咯咯的笑起来:“如烟小姐,省省吧,怕是落在我的手里,你们只是阶下囚没办法出去这个门搬救兵。”

颜敏王爷噗通跪在地上,仿佛要忍住非常大的痛苦。夜白啧啧两声说:“我早在门外涂了酥骨散。”

这样一来我反而镇定下来下来,将暗器捏在手心里说:“你只是想要我死,放了他们。”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我自然会要你的命,但是这一对狗男女也必须死。如果我想的没错,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他们一个是王爷,一个是皇帝的女人,若处理不好,反而会惹大麻烦。”

我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我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

“哦?那就说来听听,我只是听一个人说过,没想到却是真的。”

“你诈我?”

“你不是也同样的诈过祝王妃,我只不过是学你而已。”夜白将酒送到唇边说,“我劝你不要动,你看看你的脚下。那根丝线连着密室,你一动丝线就会启动密室机关,那女人就会被毒死在里面。”

我定睛一看,脚腕上果然缠了一根极细的丝线。何贵妃吓的魂飞魄散,哀求似的说:“颜敏,你救救我啊。”

颜敏王爷想要用力的撑起身子,终究是徒劳。他气若游丝的喊着:“红鱼,你不要害怕,你不要害怕,我一定想办法救你。”

夜白用袖子抹了抹眼睛说:“真感人呢。你们之间的爱情真令人感动。”

颜敏王爷激动的涨红了脸,我望着夜白的脸笑出了声。她眉头轻锁,有些不高兴的问:“有什么好笑的?”

“我在笑,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前途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人,这真是太让人感动了。”我拍拍手说,“最令人感动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还旧情难忘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于是她与这个女人商量出一个妙计,好让两个人从此比翼双飞。”

“如烟你……”颜敏王爷惊异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就从何贵妃娘家的蓝莲花屏风入府时说起。何贵妃故意要何老爷从家中搬到颜亲王府,因为那个屏风很特别,是城里有名的绣娘的绣品。入府之前,颜敏王爷就去了锦绣鸳鸯坊,给了映春姑娘一大笔银子,让她去买上好的绢料绣一个蓝莲花的屏风。映春姑娘虽然有几根雅骨,但是她毕竟是个商人,也是见钱眼开的。而颜敏王爷则将蓝莲花的屏风藏了起来,然后私下对祝王妃说,屏风神秘失踪怕贵妃娘娘怪罪。祝王妃对夫君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于是拿了图样去了锦绣鸳鸯坊。只是祝王妃并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连映春姑娘也不知道,她交绣品成图的时候就是她的死期。”我斜眼巧笑的望着颜敏王爷问,“我可说对了?”

夜白的惊异并不亚于颜敏王爷,冷笑一声:“好个歹毒的王爷。”

“颜敏王爷自然是亲自去了锦绣鸳鸯坊杀映春姑娘,就在咽喉处一刀致命。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个映春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巧手绣娘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颜敏王爷和何贵妃对望一眼,惊异的说,“这不可能,那个蓝莲花绣屏是几年前映春姑娘赠与我的。若说绣娘另有其人,那她到底是谁?”

我用眼神安抚他不要着急,夜白坐在桌前悠然的饮茶,退去那一身的妖媚之气,她看起来的确睿智又聪慧。

“我想颜敏王爷根本没有必要将那个映春碎尸万段,他杀了人以后就离开。在这时候,那真正的绣娘出现,她知道衙门经验丰富的老仵作来验尸定然会发现映春身上的秘密。那就是她没拿过针线,手指葱白细嫩,这也就是她从来都不在其他绣娘面前做绣活的原因。只是单斩下一双手未免太明显,于是她将这个女子斩成几段。”我轻笑一声,“只是这个人因为太聪明而露出了马脚,其实平常人怎么会注意那么多细节。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夜白姑娘不屑的说,“那不一样让你伤透了脑筋?”

“是呢,若不是夜白姑娘跳舞时总是将手指用细丝绸缠绕起来,恐怕连我也猜不出,那个绣艺卓绝的绣娘是你。而且你并不爱独孤冷,却想方设法的引诱他,最后闹的我们劳燕分飞,逼我出颜亲王府,这才是你的目的。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若嫌我碍眼,大可以想办法杀了我。”

“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吗?”夜白妖冶的绿眸子藏着隐忍的怨恨,“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你的确想杀我,但是你不能杀。因为有人不想让我死。”我叹口气说,“可惜了颜敏王爷英明一世,却在女人身上栽了跟头。那日惜儿炖的燕窝并没有毒,而是他利用了梅香这颗棋子。你定是利用梅香妄想飞向枝头做凤凰来哄骗她,祝王妃死了,她就是王妃。于是梅香服下了假死药,而颜敏王爷便让惜儿去锦红院叫梅香给客人跳舞。惜儿一见梅香怕惹祸上身,便去与祝王妃商量。颜敏王爷实在是太了解这个女人了,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他请了口技师跟在后面学狼叫,吓跑那群胆小之人,救回梅香,以做后用。王爷,我说的对不对?”

颜敏王爷赞许的点点头:“如烟,我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是你太聪明。”

“不是我太聪明,是你们太自作聪明。真相往往只有一个,一切不合理的摘除后,剩下的最合理的才是真相。首先,你若有客人在叫梅香去跳舞,你必定会陪着客人,让身边的丫鬟去叫就可以,没有必要离座去找惜儿去叫她。从你招待客人的长亭到锦红院很近,而离车晚湖比较远,你这样舍近求远,就太不合理了。”

夜白姑娘符合着说:“这的确不合理。”

我转头看向她:“我想夜白姑娘一定知道王爷这么做的原委吧?我想那时的情形,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夜白不由得笑起来:“这对狗男女真以为他们的私情隐藏的天衣无缝。可惜,几年前何红鱼还没入宫之前就与颜敏王爷山盟海誓。只是当时皇上来余杭寻访,颜敏王爷全程陪同,有一次何红鱼来见颜敏王爷,却撞见了皇上。这一见便是惊为天人。”

何贵妃苦笑着说:“只是当时皇上已经为颜敏赐婚,他并不知道我们已经私定终身。只是皇命不可违,只能棒打鸳鸯。”

“你是怨恨颜敏王爷的吧。”我说。

“什么?”何贵妃一惊,“你为何这么说?”

“当时如果颜敏王爷道明原委,说不定皇上会应允。但是伴君如伴虎,这样也可能会惹的龙颜大怒。颜敏不愿涉险,而将你轻易的拱手与人。你必定心生怨恨的吧。否则你不会省亲住在王府中,进而想陷害颜敏王爷与不义。”

“如烟,你不要乱说,红鱼对我一片真心,是我愧对与她。”

“王爷,你可否听如烟把话讲完。你们的计划是用梅香闹鬼和映春之死,将一切罪名都陷害到祝王妃身上。你们没想到那个傻女人就那样心灰意冷的认罪了。就算祝王妃不承认,在你们眼中也是铁证如山。你们先将祝王妃软禁,事后便让何贵妃假死,陷害给祝王妃。这样一石二鸟,怕是到时皇上龙颜大怒,这个王妃也就保不住了。”我摇摇头说,“可笑的是,颜敏王爷还以为红鱼真的对他真心。”

“不可能。”颜敏王爷的脸色煞白,“我不相信,我做了这么多,红鱼只是想陷害与我。”

何贵妃突然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流出来:“颜敏啊,没想到别人都看出来了,你还在像个傻瓜一样。我堂堂一个贵妃怎么会回头做一个秘密夫人,是你负了我,为何最终还是要我付出代价。你错了,我就是来复仇的。我要弄的你家破人亡,在走之前杀掉祝王妃,并对皇上说你轻薄与我。到那时,你是四面楚歌,这就是我想要的下场。”

这世间的女子皆是疯狂的。

她们为爱破茧成蝶,为爱赴汤蹈火,为爱委曲求全。

何贵妃是如此,夜白是如此,我也不能幸免。

4

夜白姑娘站起身来焦虑的来回走动,美丽的蓝莲花绽放在她的衣袍上,宠辱不惊。

蓝莲花,蓝莲夫人。

颜敏王爷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惊讶的问:“你和蓝莲夫人什么关系?”

夜白嫣然一笑的说:“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哥哥不记得了么,你果然是不记得了。我日日呆在着忘川院,根本见不得人。”

“你是小难!”

……

这烛火飘摇,是说不出的诡秘。只听身后传来慵懒的男声:“啊,我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她现在不叫小难,叫蓝夜白。”

“蓝城郁,你终于出现了。”我盯着他夜神一般邪魅的脸庞说,“你一直想要害死颜敏王爷,并不是与他为敌,而是与整个颜亲王府为敌对吧?”

“哥哥!”夜白的脸色变得铁青,“你怎么来了?”

蓝城郁的脸色变得无比阴郁:“你怎能变得如此任性。若我不来,柳如烟岂不是要死在你的手里?”

“你为什么要护着她?”夜白愤怒的说,“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要一辈子爱护我。我讨厌这个女人,所以我就是要杀了她。”

“夜白。”蓝城郁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寻找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智慧和美貌都足以与我匹配的女子。若你杀了她,那我定不饶你。”

“哥哥……”夜白的气焰瞬间就陷落下去。她绞着衣角倒像个乖巧伶俐的姑娘。蓝城郁的嘴唇轻轻的蹭着我的耳边说:“既然你是我的女人,当着颜敏王爷的面,我要讲个故事给你听。”我厌恶的撇过头说:“可是要讲蓝莲夫人的故事?”

“蓝莲夫人是我娘亲。”蓝城郁说,“她生下夜白的时候,我已经十岁。那时候在王府很羡慕颜敏王爷得到那么多长辈的喜爱,而我只能呆在忘川院。夜白的出生是我娘亲生命终结的开始。接生的婆娘吓的大叫,说莲夫人生了一个怪胎,眼睛是绿色的,皮肤白的像纸一样。父王当时却很高兴,因为娘亲有西域人的血统,所以夜白才生的与我们不同。但是韵王妃,也就是颜敏王爷的娘亲说莲夫人偷人,还到处散步,弄得莲夫人足不敢出户。那几年父王征战在外,莲夫人受尽的欺凌。终于在夜白四岁的时候,她死在车晚湖中。”

蓝城郁说的很简单,只是颜敏王爷却听得异常激动。他说:“我记得莲夫人生了一男一女,小难长的特别可爱。只是莲夫人之后,他们便也失踪了。府中盛传是我娘亲杀了那对儿女,悄悄的掩埋尸骨。”

“你想知道莲夫人和韵王妃的真正死因吗?”

“真正死因?”

“不错,莲夫人是被我推进车晚湖,淹死的。”蓝城郁说到这里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容,“我娘的精神几乎要崩溃,我能做的只是让他解脱。而韵王妃则是我下毒害死的。是她逼死了我娘亲。父王从小便教我,来而不往非礼也。”

“是你害死了莲夫人?”我惊异的睁大眼睛,“你杀你了娘亲?”

“你错了。”夜白也笑了,“哥哥是救了娘亲,也救了我。现在这对狗男女一死,我与哥哥的心愿一了便一把火烧了这王府,娘亲便能安息了。”

何贵妃已经是心如死灰的模样,颜敏王爷叹了口气说:“成王败寇,落在你们手里,我也认了。”

“为何要认?”我笑起来,“我可没答应。你以为这小小的一根丝线便能困住我?”我足尖一挑细丝便断掉,生怕这屋内再有什么机关,我跳出门去,蓝城郁与夜白也大惊失色的追出来。“不可能。”夜白说,“没有道理的。”

“我原本来过这个屋子,已经把机关全部毁掉。否则,我怎么敢带着王爷进入你事先设置好的全套里。”只见王府外面火光漫天,几乎要将整个王府都照亮了,将士的呼声让我对独孤冷的办事效率格外赞赏。夜白惊慌的说:“哥哥,你不该招惹这种女人的。她是有备而来。”

“现在整个王府已经被包围了,本小姐不奉陪了。”我足尖一点地用飞过院墙,正好被独孤冷接住原地打了个旋。他微笑的亲了我的脸颊说:“好娘子,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素心和侍卫已经来救援,我们趁夜离开吧。”

我将脸埋在独孤冷的胸口,只觉得眼角一阵湿润。

我们连夜离开余杭赶去清风镇。在路上的茶馆中,听到有人说起余杭前几夜,颜亲王府中进了刺客绑了何贵妃和颜敏王爷。还好侍卫发现的即使抓住刺客将二人救出。此时何贵妃已经在回京的路上,并没有责怪颜亲王府照顾不周,真是个脾气好的娘娘啊。

我与独孤冷相视而笑,觉得所有的辛苦怕是都没有白费。

“真好,什么事情好像都没有发生啊。”

“我的好娘子,你真个小笨蛋。”独孤冷无奈的说,“你真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那能怎样呢?”

“你记得何红鱼入宫之前的一夜,颜敏王爷送她一个蓝莲花屏风,她当时就留在娘家,没未带走。那个屏风正是夜白做的。”

我白他一眼说:“我当然知道,难道我是白痴不成?”

“可是这次何贵妃又得到一个新的蓝莲花屏风。也是夜白绣的。”

“那又能怎样?”

“那种蓝丝线是一种草的汁液染成的,很不巧,那中草的汁液中有剧毒。经常使用的人会中毒而死。这就是蓝莲花绣品是赠送不卖的原因。怕是见了不顺眼的人才会送吧。我也曾得到一个蓝莲花的帕子,怕是夜白以为我会送给你。”

我故作惊讶的捂住嘴唇说:“呀,真的好险。”

独孤冷在五月的暖风中绽放出宠溺的笑容,他轻挑的拍拍我的脸说:“你对我说过,何贵妃喜欢把鼻子凑上去闻那朵莲花。”

这冥冥之中,似乎早就有了定数。

我仿佛听到远处的风声带来脚铃的脆响,那个绿色眼眸的女子足尖一旋,便跳起倾国倾城的胡旋舞。

独孤冷的嘴唇擦过我的耳畔,骏马踏着青苔走过街道的石板路,我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迎着初夏的风,这真是个无可挑剔的日子——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