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爱你爱到冥王星 > 第十一章

爱你爱到冥王星 第十一章

作者:慕夏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14 来源:奇书网

所有人转过头去,只见人群中走过来一个人,脚步稳健。我惊叫一声:“妈。你怎么来了?”

我老妈已经走到我面前,看了一眼外婆,笑容可掬地说:“老太太,您今天特意邀请我来,不仅仅是要我参加一个生日宴这么简单,也让我这个做母亲的看到了真相。说实话我很感谢您,可是作为一个单亲母亲,我一个人辛苦地把小月带大,也最明白一个人的艰苦,所以我不能同意小月和明桦在一起。”

“妈,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老妈突然打断我,望着我的眼睛,“小月,你还小,并不知道失去爱人以后要遭受到多大的痛苦,你以后是会后悔的。”

我摇头:“妈,我已经决定了。决定了就不会后悔。”

妈妈的语气软下来,眼里满是心疼:“可是妈妈不希望你承受那种痛。你一出生,你爸就去世了,作为单亲妈妈我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对于你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人承受着,即使我竭尽全力想要给你营造一个家的感觉,可是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所以,妈妈绝对不允许你跟明桦在一起。”

我的心隐隐地痛了起来,嘴里却依然喃喃着:“可是我爱他,是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爱。”

“可是,如果他爱你,他就应该明白我,也会让我把你带走。”老妈看着明桦目光一瞟,根本不管我说什么,拽着我就要往外面走。

我挪不开步子,心里被什么东西拧着,那是捂也捂不住的疼。站定在原处,我执意地说:“不,我不走!我清楚自己在做的事情。”

明桦不忍地看着我,然后对我妈说:“阿姨,让小月自己好好想想吧。今天既然是我邀请小月来的,那就让我”

妈妈没让明桦把话讲完,说:“不用想了,小月是我唯一的孩子,即使不能给她富裕的生活,我也希望她能过得开开心心的。”她望向明桦,目光笔直,“最起码,不要每天都为别人诚惶诚恐地活在恐惧里。这样的要求很高吗?”

明桦居然也会有一句话都答不上来的时候,他那不可一世的头黯然地垂了下去。

此时,被灯光映照的金碧辉煌的别墅里,明桦低垂的头痛杨背着金灿灿的光照着,去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沉寂。

老妈没有再给我们机会,在我还在愣在原地来不及反抗的时候,拉着我就往别墅外走。

我大叫着:“妈,你干什么?我不走!”

妈妈突然回头,很冷静地说:“小月,就算留在这里,你又能为明桦的病做什么呢?”

心像是在惹我上煎熬,我挣扎着,不停地摇头:“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现在是幸福的,我不能跟他分开。我是真的觉得幸福,愿意不计得失地付出。幸福离我是那么的近,触手可及。

即将离开大厅的时候,明桦突然大声问我:“小月,你会不会后悔认识我?”我转头去看明桦。他也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周遭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颜色,无声的黑白电影里面有的只是我和他。

后悔?怎么会后悔?谁会因为拥有幸福而后悔?哪怕幸福在触碰到的一瞬间就消失了,可这也不能磨灭这份幸福在我心里存下的美好。

所以,我的目光坚定,没有一丝闪动,大声地回答:“不会!”

才刚刚听到外婆说只有50%成功率的时候,我心里不是不恐惧,不是不难过,但有一点我却从来没有动摇过,那就是我们是真心喜爱着对方。虽然谁也不能保证结局会是完美的,可是只要有爱,我们就会战胜千难万险,坚定地走向终点。

“小月,你不要任性,跟我回去。”最后我还是被态度坚决的妈妈带回了家。

这场生日宴就这样以喜剧作开头,用悲剧做结尾,如同一出闹剧般地结束了。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喜欢捉弄人,在短短几天的时间,悲欢离合尽数上演。

学校已经放寒假,相对于别人欢天喜地迎接新年的到来,我却只能呆在家里愁云惨淡地被老妈软禁起来。

我嘟着嘴找借口说:“期末考试才考完,学校还有事情,老师今天刚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呢!”

老妈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当着我的面就拿起电话开始拨,她居然想找班主任求证。我心里发虚,急得扑过去抢电话。

抢过电话一听,我愣住,刚才老妈拨过去的居然是话费查询的号码。我挫败地一下子跌坐在床上。

老妈拿过我手里的电话,得意地笑了一笑:“就你那点小把戏还想糊弄你妈?你不就是想去见那个小子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我气急,大叫着:“就算你现在把我关起来,但也不能关我一辈子吧?寒假总是要过完的,到时候我还不是要去学校?去了学校我自然能跟明桦见面。”

老妈任凭我怎么叫嚷,态度始终坚决。她说:“你太可放心,那双胞胎的外婆不会让他再去学了,所以你给我在家老实待着。”

“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尖叫着抗议。

老妈走过来,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头,反问:“唉?后悔,你懂什么叫爱?少把你们那点青春懵懂期的小心思拿出来给我说。你没有听到他外婆说,他有家族遗传病吗?他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小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离开了,到时候的你难过会是现在的无数倍!听妈的话,长痛不如短痛。”

哇咔咔~

见过男生妈妈反对的

还没见过女生妈妈反对的

咳.说到底

我终于分清明烨和明桦了!!!

我仰着头看我妈。她在说明桦会离开。去哪里?难道是一想到那个字,心就开始疼,我大声地反驳:“你不要吓唬我!我听得一清二楚,外婆说还有50%的机会是能治好的。”

“可是谁来保证最后的结果不是另外一个50%?”

我呆立在原地,哑口无言。

每次出门老妈就会把门反锁,然后把我的手机没收,阻断了我一切能联系明桦的办法。一连一个星期我们都没有见面,也没有说话。我无力地倒在床上,脑海里闪过他英俊完美的侧脸,耳朵里似乎还能听到他的轻笑声。往日发生的种种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我却被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面对着天花板,倾听着窗外鸟儿的低鸣声,受着排山倒海的的思念的折磨。

我忽然觉得奇怪,在这么寒冷的冬日午后怎么会有鸟鸣声呢?而且这样杂乱无章的声音一点都不像鸟儿清脆的声音。仔细一听果然不像是鸟在叫,倒像是人的口哨声。我从床上跳起来,冲到窗户前把窗户呼啦一下拉开。一瞬间,我能够轻易地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因为我看到楼下有一双清亮的眼睛正在温柔地注视着我。那是我熟悉的,明桦的目光。

明桦在对着我微笑,那是**思夜想的笑容。他喊:“小月,我很想你!”那是我魂牵梦索的声音。我激动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里被他的突然出现填的满满的。明桦的眼睛里好像有火苗在跳动,闪耀的光辉让我的心彻底被融化。

只是下一秒,突然哗哗两声水声,让我尖叫起来,所有的火苗就被一盆冷水浇灭。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还端着个空盆子站在阳台。一盆子水泼下来,明桦虽然看到了却来不及完全闪开,身上被淋湿了一半!

老妈叉着腰站在阳台上说:“小子,你这些小把戏我10岁就会玩了,在我面前耍花样你还太嫩了。”说完她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故意放大声音说,“喂,小区保卫处吗?你们怎么管理小区治安的,小偷都跟蜘蛛侠一样在我们楼下晃悠了半天了。你们快过来,对,马上,慢两秒我就投诉你们!她义愤填膺地讲完,啪地迅速挂断电话。

我听到老妈叫了小区保安,一下乱了分寸,冲着老妈喊:“妈,你太绝情了。明桦现在都被你整成这样了你还落井下石,你怎么这么恶毒!”

老妈捞起一只拖鞋就往我窗户上砸,没好气地说:“你给我回屋里去,要不我连你一起收拾了。”这还是亲妈吗?简直比后妈还后妈。明桦没有动,我的心被他牵住,恨不得纵身飞下去。老妈瞪我一眼,怒道:“还不把窗子关上,小心我真让保安把这小子抓起来。”

没多久,眼看被老妈恐吓了的小区保安已经往这边赶来了,在老妈的淫威下我不忍心地看了一眼明桦。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因为淋了一些水,那双黑色的眼眸,蒙上极浅极淡的薄雾,隐隐散发一层幽幽的光芒,整个人都变得迷蒙。

老妈扫了我一眼,对马上要过来的保安喊:“这边呢,我说你们什么办事效率,怎么那么慢?”

我只有很无奈地关上了窗户。关上窗户的那一刻,我慢慢蹲下身来。窗外似乎有轻微响动声,可是我实在是有些累,也无意分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或许是老天对我之前的三心两意的惩罚吧,所以幸福才不肯对我眷顾。

一连两天我都把自己卷缩在床上面,不跟老妈说话,不出房门一步,也不吃东西,赌气一般,倔强地坚持着自己心里的信念。

此刻老妈在厨房里和排骨作战,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厨房里发出惨烈的剁排骨的“咚咚”声。

客厅里一阵持续的门铃声突然响起。老妈每次炖排骨,都会跟排骨倔强上,这次也不例外,她在厨房里喊着:“小月,我这里走不开。你去开下门。”

排骨声,门铃声,老妈的叫嚷声,简直就是魔音般的交响曲,吵得我怒火攻心,从床上蹦起来,一口气冲出房门穿过客厅,然后雷厉风行地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是表情镇定自若的明桦。

我看着他,愣了足足10秒,惊讶,思念,激动,担忧,夹带着一丝丝的喜悦,各种各样的情绪已经不能从我脸上准确地表达出来。

“你怎么来了?”老妈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展现的笑容就僵死在脸上,握着门的手紧了又紧,当我还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明桦从我身边擦身而过走到我妈面前,忽然开口说:“阿姨,我来是有句话要跟您说,说完您在赶我走也不迟。如果你今天不让我说,那么我明天再来,明天不行就后天来,知道您肯听为止!”

老妈手里还举着菜刀,明晃晃的刀子,一道寒光忽闪。他对明桦说:“你敢威胁我?”

“不,我来是为了给您一个交代。”

我心里紧绷着,拿着刀的老妈,再加上一脸憨不畏惧的明桦,我怎么看着这么像生死对决呀。

可是这次老妈却很安静,沉默了片刻,才出声道:“我知道了,你跟我来。”然后径自转身朝厨房走去。明桦跟着也进了厨房。我跟在后面也准备进去,却被老妈叫住:“小月,你回房间呆着去。”

我说:“为什么呀?”

老妈指了指明桦:“你是不是还想让他在被保安轰出去一次?”我缩了缩头乖乖地退出了厨房。

明桦终于再次看向我,表情十分单纯,对我安慰地笑了一下。

厨房门被老妈紧紧地关上了。

短暂的暖意后气愤又降到冰点,我又怎么能装作若无其事地坦然回房间,于是贴身上们偷偷听厨房里的声音。可惜呀,隔音效果太好了,他们说话的声音也一直不大,很久,我才听到老妈突然提高八度的声音质问了一句:“你拿什么决心跟我保证你所谓的喜欢?”

我整个人都紧贴着厨房冰冷的白色大门,手指在门上渐渐收拢,扣在手心,等待着他的回答。

明桦,即使隔着门,我仿佛也能感觉到你此刻的心跳。

幸福来之不易,所以我们总会不自觉沉溺其中。此时此刻,从前那些真实的甜蜜和快乐如同一张巨大的网,终于将有意逃避事实的我们拉回现实世界。

一阵沉寂后,我不死心地轻轻把门推开一点儿,乍一看,我呆住了,老妈双手握着菜刀,明桦手里扶着一截排骨。老妈看着他,语气强硬地说:“小子,你要是真有胆子,就别松手。”

明桦眼神中一点儿惧怕都没有,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整个人平静的很奇异。老妈微微一愣,嘴角轻轻抽了一下,操起菜刀呜呜挥舞两下就往下猛剁。

我吓得几乎要窒息,紧紧闭上眼睛,再也不敢往下看,咚咚的几声闷响后,我才条件反射似地睁开眼睛,心脏紧张得要跳出来。还好,还好只是排骨被老妈摧残成好几块,明桦的手还在,还好没有看到血流成河的场面。

老妈脸色凝重地看着明桦沉默了半天,把菜刀往案板上一扔,脸上似乎是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神情。

我这才看清楚,那根被老妈砍成几截的骨头,离明桦的手只有不到1厘米的距离,而明桦依旧是镇定自若的样子。想着刚刚的情形,我背上一阵冷汗狂流。

我忍不住大呼出声:“老妈,你差点就犯法了!”

老妈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头看向明桦,终于说出一句有良心的话:“我明白了,我不会反对你和小月见面了。”

明桦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转身回头看向我,说:“没事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老妈,又看看明桦,心理被激起了千重浪。

老妈挥手致意:“你们先出去吧,我还要收拾厨房。”我拉着明桦赶紧离开。走到门口我偷偷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老妈正无力地靠在墙壁上。用手擦了一下额头,我不敢再多想,迅速逃离了。

我把明桦拉到我房间,惊恐地问他:“你怎么那么大胆子帮我妈扶排骨?”

明桦自信地笑了一下:“你妈不会真的狠心剁下来的。”

“怎么不会!我妈她跟本不会做饭,更加没有拿过菜刀!这些年,我家一直都是请钟点工做饭或者下馆子,我妈只有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才会拿排骨出气。不是她想不想剁到你的问题,而是她跟本控制不了准头!”

明桦一愣,这才受到了惊吓,这个人瘫软地倒在了身后的床上,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那刚刚真是万幸呀。”

即使他故作镇定,我也从他的语调中捕捉到了一丝惶惑。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照在明桦的脸上。想来都神态倨傲的明桦此刻正仰着脸,眼底清澈,像是碧波荡漾的湖水一样,那里面波光粼粼。

我随着明桦也倒在床上,头轻轻地靠在了他心脏的位置。他修长的身躯一震,落在床边的手也慢慢地拽紧。他看着我良久,薄薄的唇角微微一动,手臂收拢,将我拥在他圈起的怀抱里。我往他的臂弯深处蹭了蹭,熟悉的味道让我觉得平稳而安全。

我闭上眼睛,用手扶上他的心脏。手触碰的地方有微微跳动的起伏,我从来没有这样真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心里柔软的快要化出水来。我轻轻地笑说:“明桦,能清晰地碰到你,感受到你的心跳,真好。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每天都梦见这样被你抱着。”他抱我的手紧了紧。我抬头看他,撞上了他深情的眼睛。我说:“可是醒来以后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幻想。我很难过,心里很痛。”

明桦沉默下来,清亮的眼神一点一点黯淡下去,纵使今天的阳光是温暖的,也不能再把那爽朗若星辰的眼眸重新照亮。

而此时他的沉默落入我的眼里,让我心底一沉。我将耳朵贴在他胸口上面,侧耳聆听他心跳的声音。他咚咚的心跳声和焦急的喘息声,清晰地传到耳边,让我的眼睛里有热流要涌出来。

明桦把手臂抬起来,说:“难过就咬下去吧。”我摸了摸那上面我咬下去的伤口,印记已经淡去了。

心跳的声音随即加快了一点儿,而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笑道:“你就不怕有分不清楚我和明烨吗?”

我笑道:“不需要了,我再也不会弄错了。有个声音总是不会骗我的。”

明桦诧异地抬头问:“什么声音?”

我指了指他心脏的位置说:“心呀,只有它是不会骗人的。”

他的心聚然飞速地跳动。

我呵呵笑起来:“明桦你现在很吃惊,我没有说错吧?”

很久他才笑着说:“呵呵,是啊。”明桦淡淡的声音很轻柔。我抬头看他,眼神一顿,手指不由一紧。我深深地呼吸,我握着明桦的手,语气郑重地说:“明桦,答应我,永远别放开我。”

他一震,久久地凝视着我,圈着我的手臂收得那样紧,仿佛要把我到他的身体里去。他说:“我不但不会放手,我还要牵着你的手过一辈子。”

我的脸颊紧贴着他的胸口,那里面一下一下的心跳声,平静而沉稳,我在心里面深深记住了这个声音。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老妈推开,我吓得赶紧松开明桦坐起来。看到刚刚那一幕老妈似乎也很吃惊,我以为她又要暴跳如雷了,可是最后她只是淡淡地说:“要做饭了,我来问问,明桦是不是留下来一起吃。”

我楞住了。明桦首先反应过来,笑着说:“不了,阿姨我先回去了,再迟我怕来不及了。”

老妈似乎想了很久,居然说:“也不急着这一会儿,还是吃完饭再走吧。”这不像是客套话,老妈居然真的在挽留他。

明桦沉默了一下后说:“还是不了。我要说的话都跟您说了,现在我还要回家做一些准备。”

老妈没有再说话,只是点点头,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明桦,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一阵毛骨悚然。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我妈态度180度大转弯?想到他们在厨房里瞒着我讲过的话我更加好奇。

送明桦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你要回家准备什么?”

他摸了摸我的头,嬉笑着说:“没什么重要的,只是外婆要我不要在外面待太久。”

“哦?”我心中觉得疑惑,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乖。”他伸手用力将我抱住,不知过了多久,他低唤着:“小月”

我被他抱得太紧,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似乎感到了微微的一丝颤动。

终于他松开了手臂。我却抓着他的衣服不肯离开,眼神茫然地看着他。明桦嘴角的笑渐渐收了起来,墨色的深瞳里面,惶惶不安的神情从眼底闪过。他缓了缓,声音微沉,说:“等我处理好事情就来找你,别担心,好不好?”

我顺从地点头。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光华暗闪,我心中突然疼痛起来。在他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视线渐渐变得模糊,我忽然有种错觉,就像眨眼的下一瞬间,或许他就不在了。

送走明桦我来到厨房,老妈静静地待在厨房里看着那些被砍断的排骨发呆,我向前一步喊她:“妈,你到底和明桦说了什么?”

老妈抬头看我一眼,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也看着排骨,说:“因为今天所有人都太反常了,我觉得害怕。妈,你就告诉我吧。”

很久,老妈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冲我挥手:“行了行了,你先回房间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我悻悻然地回了房间。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明桦坐着渐行渐远的火车,我在站台上泪流满面。醒过来的时候,脸上是冰凉的。老妈已经坐在我的身边,她轻柔地抚着我的脸,眼睛里面都是疼惜。她说:“明桦已经做做昨晚最后一班飞机离开了。”

我惊讶的问:“离开了?去哪里了?”

老妈把一封信交给我说:“他昨天来找我就是他要告诉我,他决定趁自己身体状态最佳的时候,出国去做那个只有一半成功机会的心脏手术。”

我翻身起来,迅速把那封信打开。

明桦的字迹映入我的眼帘:“小月,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飞机上了。不告诉你离开,是怕你掉眼泪,你哭的样子真丑。可是,我是真的想要给你永远的幸福。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很努力,努力生活,努力微笑,努力想要我们在一起,只是现在你要的安定生活,我却无法给你。那么,这一次换我努力吧,就当是为你,也为我自己。虽然机会只有一半,但也无法阻止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信念,所以我选择了接受手术。小月,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答应我。如果万一,我回不来了,那么就忘了我,坚强快乐地活下去,就像我初次见你时的一样。”

信掉落在地上。呼吸几乎停滞,我紧咬着嘴唇,像是心理某处紧绷的弦,突然间崩断,眼泪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涌了出来。

我的手在床上狠狠捶着,力道很重,似乎想要发泄憋了很久的压抑和不安。拳头中指甲紧紧掐进肉里,疼得心痛。

天空灰蒙蒙的。

过往那些甜蜜,甚至是痛楚的回忆,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用极快的速度回放,跳动着,无比凌乱。

我咬牙切齿地骂:“明桦,你这个混蛋!”我突然垂下头,按着胸口,那里面盛满了痛楚,就快要溢出来。纵使我刻意压抑了这么久,可最后还是在现实面前泣不成声。

春天带着渐渐沥沥惆怅的雨,如约而至,对比冬天的严寒,虽然褪去了禀冽,却依然不能温暖我的心灵深处。渐渐地,我已经不像明桦刚离开时那样心疼不已。那铺天盖地的晕眩和黑暗,仿佛被另一种希望取代,只是心里的思念无处可逃。

生活依旧是学校和家里两点往返,明桦离开后,明烨也离开了学校,何佳琪准备出国,只有我依旧平静地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

实验楼后的梧桐树已经长出嫩绿色的叶子,朝着那片无尽深蓝的天空里蓬勃生长。我的心里总是记得树下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笑起来时完成月牙的样子,一直记得他喝咖啡一定要放3颗方糖,怕被人看穿心思的时候脸也会羞涩地红起来。我抬起头望向天空,阳光穿透嫩叶照在身上,那一种温暖,仿佛你注视我的感觉。

虽然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人在跟我提起关于明桦的一切,但我心里却很清楚,我在等着他回来,等着他来兑现永远在一起的承诺。我知道,我所需要的只是时间和等待而已。

暖风过境后,夏天来临,带着灼热的太阳光照耀着整个大地。半年的时间,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从前的一切如影随形,当一切都成为过去,唯有思念越来越深。

周末的清晨,朝阳还未升起,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与此同时,飞机飞越东西半球,落在坚实的地面上。

似乎又急促的铃声响起,我睁开了眼睛。明媚的阳光撒落在身上,很舒适的温度带来很温暖的感觉。窗外蔚蓝的天空,翠绿的枝叶在暖风里摇拽,连空气也分外清新。

老妈突然冲了进来,我诧异地抬头看着她。她似乎激动的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停顿两秒才说:“小月,他回来了,马上就要下飞机了。”

看着老妈紧张的表情,我立即意识到,老妈口中的“他”是指谁。

整整半年,已经整整半年没有关于明桦的消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犹如被人重重一击,我的心猛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然而目光却闪着雀跃而灼人的光。

老妈坐下来拍了拍我的手,脸上也是复杂的神情。她说:“你等很久了,快去吧。”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来得这样突然,只在一瞬间,光明终于冲破了黑暗。

一路上我都在想,明桦的病是不是好了?这半年他过的怎么样?见了面我们该讲些什么?

计程车终于停在了飞机场门口。

我一路飞跑,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沸腾,心脏在胸腔里失去节拍地急促跳动,就想要飞出来一样。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喜悦和期盼,仿佛沉睡的每个细胞都在苏醒,却又夹杂着一点点难以置信的惶惑和不安。我生怕眼前的一切,全都不是真实的。

在老妈事先告诉我的出口通道,我一眼就看到那个人。虽然只是一身简单的白色衣服和牛仔裤,身形似乎也消廋了很多,却掩饰不住他那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墨色的眼睛仿佛沾染了晨露变得光彩四溢,大厅闪耀的灯光顺着他的黑发滑落,留下一片晶莹的色泽。

我在原地站定,由衷地感叹,不论在哪里,这个人都像夜色中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

他也看到了我,柔和而温暖地微笑着,让我的眼眶无法遏制地开始发热。再也控制不住,我朝他飞奔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地抱住他。身体里有个声音在叫喊着: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我紧紧地拥住他,抬头看着他那双湖水般深沉的墨色眼瞳纵然熟悉到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在心里,但不知道怎么,就是看不够。

他朝我笑笑,眉宇舒展,眼睛透亮,带着幽幽的反光。

抱了好一阵,我仿佛还是不敢相信,又把头深埋在他的胸前,贴着胸口倾听那里的心跳声。我说:“明桦,你终于回来了。”

感觉到他胸口突然一震,我眼神聚然一暗。他的心跳起伏不定,凌乱得没有了规律。这个心跳不是我记忆深处的那个平稳而安定的声音。我退后一步,抬头看他,他脸上的神情十分慌张和复杂。我盯着他的脸,发现那黑色的瞳孔里面有一种欲言又止的冲动,心很快沉下去。

我把视线移到他的胸前的心脏的位置,踮着脚尖,用力一把拉下他衣服的领口,光滑的胸口瞬间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松开他,不断退后,激动地喊:“你没有做手术,你的胸口没有疤痕!你不是明桦,你不是!”

他诧异地看着我好半天,叹了口气,说:“小月,看来你真的能把我和明桦分清楚了。你猜的没有错,我是明烨。”

身体微微一晃,我连忙甩甩头。明桦不会出事的,手术不会失败的!我努力掩饰自己即将崩溃的悲哀,上前一步追问:“明桦呢?他为什么不跟你一起回来?”他微楞,一下子回答不上来。

一瞬间,我心神恍惚,整个人都想要散架一样,只觉得摇摇欲坠。我不想往最坏的方向去想,可是深吸一口气,我说:“明烨,你为什么不出声?你告诉我,是不是明桦出事了?你告诉我呀!”我几乎是恳求他。

明烨垂下头看着手,我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黑色四方盒子。他把盒子报到了胸前。那深沉的黑色,让人陷入无边的恐惧中。

我用手捂住嘴,不敢相信地睁着惊恐的眼睛盯着那个黑色的盒子。越看越像骨灰盒,难道回来的只是化为灰烬的明桦?眼里晃过的是明桦手术失败的情景,以及记忆里明桦离开的那天晚上我做的梦,那个泪流不止的我,这些至今在我脑海里仍然历历在目。

没想到我会如此激动,明烨不禁轻咳一声。他刚想说什么,我就飞扑过去一把抱住黑色的盒子,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哭得声嘶力竭。

在痛楚的侵袭下,我几乎疯狂地嘶喊着:“明桦,你这个不守信用的王八蛋,你骗了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来来往往的机场大厅,不是有人回头,注视着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我。整个大厅都充斥着我发出的哭声,我双手掩面,泪水止不住地流。爱情果然只是美丽的肥皂泡沫,一碰就会破灭。

已经哭哑的嗓子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一种彻底失去的绝望在心头涌起,我跪在地上。任黑色的盒子跌在我的身边。突然手上一阵湿湿的暖意,我泪眼朦胧地看见我身边居然是一只对我伸着舌头的毛茸茸的小狗。它一点都不惧怕地舔舔我的手,然后又舔舔黑色盒子里面掉落出来的碎末。

等我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暴怒地抓起小狗,使劲地摇它,边摇边喊:“你给我吐出来!你怎么能吃明桦,你给我把明桦吐出来,把明桦还给我!”

不知道谁尖叫一声:“你这个神经病,快把我家多多放下!”

我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还在摇着小狗。明烨上前劝阻我:“别摇了,快把小狗放下。”我想发疯一样,谁劝都不行,我瞪着明烨吼:“它把你弟弟吃了,我为什么要放了他?我要让它陪葬!”

小狗的主人听到我要把小狗弄死,急忙扑上来。我一点儿都不肯退缩,死活就是不松手。这一骚动,把机场保安都引了过来。两个保安拦住我,小狗被他们抢走,我记得手脚并用也无济于事。

眼看两名保安要把我拉走,人群里有人喊:小月,你大吵大闹的样子真是太丢人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一贯骄傲的语气,想穿越了一个世纪一般传到我耳朵里。本来激动的我,身体瞬间凝滞,不敢相信地转头看了看身边明烨。他无奈地耸耸肩说:“我什么都没说。”

我瞪大眼睛,是明桦!他真的回来了!那张倨傲的面容上有一丝不悦,狭长的眼眸中暗光闪动。

这时候保安已经准备把我带走,明烨连忙上前跟保安解释:“抱歉,我想这里面有些误会。刚刚我弟弟卖的饼干掉在地上被那只小狗吃了,我朋友有些激动。她平常不会这么情绪失控的。”

什么?饼干?我转头看向明烨,说:“你说那个黑色盒子里装的不是骨灰而是饼干?”

他也是一脸无奈地解释:“我刚刚想跟你讲的。可是你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把盒子抢走了。”

啊!我要疯了!羞愧,郁闷,狂喜,所有的情绪一下子乱七八糟地涌进心里,让我有一种咬人的冲动。可是,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明桦,我的心就像是中了魔法一样,一下子平静下来。

风不时地吹起他的发丝,拂过他略显苍白的脸颊。极具蛊惑性的眼神,俊朗的身影,那个梦里的美少年穿越人群,仿佛从一幅唯美的画卷中走出,朝我走来。

梦里那趟载着明桦离去的列车,从西到东绕了一圈后,终于平平稳稳地停靠在了我身边。

心激烈地狂跳着,呼吸急促,脑子里嗡嗡地乱作一团,我什么也思考不了。发酸发色的眼睛越来越模糊,明桦脸上的笑容在我朦胧的眼睛里化作一片柔情,我的世界开始下雨,倾盆大雨。那个熟悉的身影向我展开了双臂。

有一刹那,时光仿佛倒流,我想起了初见他时的情景。路灯下,灯光斜射进他的眼睛,可是在耀眼的光芒也抵不过他眼底的光芒。

幸福如同此刻的阳光,照耀着我微笑的脸庞。我靠着明桦的双臂再次聆听到他的心跳,一股熟悉的感觉袭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心跳更加强而有力。

当他终于回到我的身边,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心从来不曾远离。我今天才明白,原来失恋并不可怕,因为没有关系,生命中总是有爱你的人,在某处等待。

在这茫茫人海,大千世界中,我何其有幸遇到这个爱我而我也爱他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在我们最美好的年华里,在我们都还来得及懂得珍惜的时候。

我的幸福人生现在才刚刚拉开华丽的序幕!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