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云雀曲 > 第二章

云雀曲 第二章

作者:浅草茉莉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37 来源:奇书网

沙河村里一栋用石子建造的大宅子前布满重重的侍卫,令人不得接近。

这大宅是村长的屋子,可如今已成了那有着森冷眼神的陌生男子暂时的居所。

「阿褚,瞧这排场好吓人,护卫他的人连村子外围都不放过,几乎将咱们沙河村围得水泄不通了,就连平日耀武扬威的村长,一见他也吓得跪地叩首,而且二话不说连自己的豪华屋子都让出,带着一家老小挤到亲戚的小屋去。

「如果这人真是与皇帝相差不到一岁的异母兄弟慕容雨霜王爷,那他来到咱们村里,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入夜後,符莪拉着褚瀞躲在宅子外的大树後窃窃私语的说。

褚瀞想起下午大夥脖子被架着刀,差点小命不保的情景,至今仍余悸犹存,後来要不是敏戈赶来对那陌生人说了些话,兴许她们几人的小命真的会莫名其妙呜呼哀哉,而也是在那之後,她们才知道这人的身分了得。

「有多不得了?这位王爷有什麽特别了不起的地方吗?」褚瀞不甚了解,好奇的问。

符莪不客气的伸指戳了她的额头。「我说你孤陋寡闻还不信,老是自己闷在舞场里跳舞,也不管四周发生什麽事。我告诉你,上回我去边城为郡守五十大寿跳舞时,那里宾客谈论最多的就是这号人物,你可知他是目前冬弛王朝的第一人,甚至比他的皇帝兄长还要威风?」

「比皇帝还行?这不是有谋逆之嫌……」褚瀞话说到一半,嘴巴就教符莪摀住了。

「你别口无遮拦,乱说话要砍头的!」符莪赶紧瞧瞧四周,生怕教人给听去了。

「放心,这位王爷一来,村长就宣布戒严,不准村民没事出来走动,只有咱们不怕死,敢来这边张望。」褚瀞没好气的抓下好友摀住自己嘴巴的手掌。

「不是我穷紧张,而是我听说这个人冷酷严厉,稍有不悦便教人人头落地。」符莪不安的将所听到的事告诉褚瀞。

褚瀞闻言,脸色不禁变了变。「他当真这麽恐怖?」

确定四周无人听见後,符莪才压低嗓子道:「不恐怖他还能成为咱们王朝的第一人吗?我亲口听见郡守对人说起皇上自幼体弱,只因为居长得以登基,但其弟居心叵测,始终觊觎兄长的皇位,近年更是趁皇上体衰而独揽政权,网织自己的势力,极有可能想篡位。」

褚瀞听得心惊胆跳。「既是如此,他在京里网罗势力都来不及了,怎麽会出现在咱们这个小地方?」

「就是啊,所以说阿褚,你说咱们村里突然来了这号人物,会不会有大事要发生了?」符莪一脸忧心忡忡。

褚瀞睨了好友一眼。「咱们这里是个穷村,就连契丹人也不屑来抢,能有什麽大事发生?你别人忧天了。」其实她也有些不安,但不想令好友更心慌,也只能这麽说。

符莪吐了舌头。「也是,咱们这里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会出什麽事?是我想太多了。」

「可不是嘛。」褚瀞拍拍好友的肩。「村长现在忙着招待王爷,敏戈身为村长的儿子应该也忙翻了,你都快成为人家的媳妇了,是不是也该藉机去帮帮忙,讨好未来的公公与丈夫?」她取笑说。

符莪瞪着她娇嗔,「你这张嘴就是不饶人,敏戈的事用不着我插手,但我还是会去见他,目的是打听清楚这位王爷来咱们这里究竟有何贵干」

「了解、了解,你不是藉故想去见情人,是有大事要问,这成了吧?不过若真问到了什麽,记得快来告诉我,我也好奇得紧。」褚瀞笑说。

符莪这才一溜烟跑出藏身的大树,熟门熟路的往宅子後方的一条暗道小径轻巧的闪进去,这里可以避人耳目直达内宅,是她与敏戈约会时进出的秘密通道。

见符莪顺利进到宅子里,褚瀞笑了笑,转身往沙河岸走去。她不急着回家,反正家里也无人等门,她十三岁就成了孤儿,因为爹娘为了让她的生活更好冒险潜入契丹的地域私卖赃货,失风被逮,客死异乡。

从此她再无亲人,由那时候起便一个人过活,虽然符莪的娘曾说过要收养她,接她过去照顾,但她婉拒了。她想独立生活,不愿再依靠任何人,再说符莪家也非富裕,她何苦造成人家的负担。

而四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她一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

她独自走向沙河岸边的小树林,这片小林子是沙河村仅有的宝贵林地,她在里头的两棵大树之间用粗绳结上网子当作吊床,在夏夜的月光下躺在上头吹着凉爽的风,最是舒服。

她专属的吊床就在前方,只是当她拨开挡住去路的几株小树枝後,蓦然见到一个高挺的身躯就伫立在她的小吊床前。

那高冠长袍的身影不就是……

她一惊,这人怎会独自在这,他的侍卫哪里去了?

她马上转头寻找,居然不见半个人,那麽这人就是故意撇开侍卫了?他自己来到这个小林,应该就是想独处,她该识相点走人才是。

褚瀞不敢打扰,缩腿想走,但一个脚步刚踏出,偏踩到了枯枝,发出声音。

「是谁?还不给本王滚出来!」对方听见声音,倏然回过头,犀利的眼眸扫向她。认清来人是谁後,器宇非凡的面容怔了怔,端敛下来。「是你?」他认出她是下午放肆扑进他怀里的冒失丫头。

她暗声叫苦,心想自己怎麽这麽倒楣,撞见不该再撞见的人。她硬着头皮走回他跟前。

「民女叩见王爷。」她跪下行礼。

「你来这做什麽?」他声音仍不改严厉,更没让她起来说话的意思。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您的,只是刚好您站在我的吊床边……」她尴尬的指着一旁的吊床解释说。

「这张吊床是你的?」他皱起眉。

她明白他这表情的意思,没有哪个姑娘会在户外大剌剌的躺着,这一点都不庄重。

没错,一个姑娘家睡在吊床上,实在不怎麽优雅,但她就是喜欢享受躺在吊床上的摇晃感,这样会让她感觉好像娘还在世,抱着她轻摇。

「对,是民女的。」尽管觉得没什麽好羞赧,但是面对他不以为然的表情,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热了脸,不过幸亏天黑了,他应该察觉不到她的脸红。

「你现在想躺?」他挑眉问。

她瞄了瞄自己舒适的吊床,惋惜的摇了头。「恐怕不方便吧?」她瞧他的眼神,连瞎子也看得出来,这是在怪他碍眼,坏了她的好兴致。

他微眯起眼,神态透出一股慑人的威仪。「你好大的胆子!」他捏住她的手腕,从没人敢嫌他碍事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