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书网 > 都市 > 耍娇娇 > 第八章

耍娇娇 第八章

作者:齐晏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04 15:39:39 来源:奇书网

紫禁城养心殿

“敏柔,朕真是低估了你的本事,你竟然能从这么多奴才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令牌,溜出皇宫,还赦走贝蒙,你可真是了不起啊!”

乾隆脸色铁青地盘腿坐在东暖阁内。

敏柔坐在殿侧,身上还穿著在西湖畔被带走时的那身衣衫,不管秀婉好说歹说,她就是死不肯换下。

殿内除了敏柔一个人坐著,在乾隆面前还跪著养心殿数十名太监、宫女,连同永寿宫的六名太监、宫女们,黑压压地跪了一地,全都在等著乾隆惩处。

“令牌呢?”

敏柔把手伸进怀中拿出黄澄澄的金牌令箭,站起身走到乾隆面前重重地放下,然后转身木然地走回去。

“看看你,浑身脏兮兮的,穿的那身是什么衣服!你这模样还像个公主吗?”乾隆被她桀骛不驯的模样气得咬牙切齿。

“我就喜欢这样,我就喜欢穿这身衣服,我就喜欢脏兮兮。”敏柔眼眸冰寒,冷冷地顶嘴。

“朕既然治得了天下,就治得了你!”乾隆怒不可遏,目光凌厉地盯著她。“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等你回来才要惩治这些奴才?”

敏柔微微一惊,不安地看著德顺。

德顺面无表情地跪著,目不转睛地看著地面。

“父皇宠你,皇太后让你,结果纵得你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你知不知道朕很想好好打你一顿!”乾隆咬著牙说。

“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打我、骂我,甚至是杀了我都可以,所有的错都由我一个人承担!”她自暴自弃地大喊。自从看著贝蒙身受重伤跌入西湖以后,她不知道贝蒙能不能活,整个人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力气。

乾隆冷笑了几声。

“你有父皇顶著,朕打不了你,也杀不了你,可就算打不了你、杀不了你,难道还对付不了这班奴才吗?朕就让你亲眼看看自己犯下的罪孽!”乾隆威严尽显,一宇一字地说著。“来人,把这班奴才全部拖下去,往死里打!”

敏柔跳起来,雪白的脸上满是惊愕、震怒和恐惧。

“皇上,这些奴才不是被我所逼,就是毫不知情——”

“朕若不用这种方法,又如何能驯服得了你?”乾隆瞥了她一眼,眼里露出了杀气。

“皇上……”敏柔绝望地看著他,心口似铁一般的冷。

她永远无法忘记,西湖畔亲兵吼出来的那句话——皇上有旨,不准伤了公主,但公主身边的男人格杀勿论!

乾隆缓缓站起身,走到她身边。

“你是要朕打死他们,还是乖乖听朕的话?”他的嗓音低柔、无情,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皇上只管吩咐,您要我做什么?”她的心寒到了谷底。

“第一件,换掉衣服,扮回你和硕公主的身分。”

敏柔紧紧皎著唇,缓缓点头。

“第二件,朕已经宣召巴林部多罗郡王奇普塔尔进京了,你最好听话,乖乖当你的新娘。”

敏柔心如刀绞,疼得深深吸气。她满脑于里想的都是贝蒙,要如何当奇普塔尔的新娘?

“我想问皇上,为何对贝蒙下令格杀勿论?”她泫然轻问。

“逃出刑部大牢的人,无论有罪无罪,都得死!更何况他还带著公主潜逃,死一万次也不足惜!朕下令格杀勿论,哪里错了吗?”乾隆眯著眼说,语气中带点轻蔑。

敏柔仿彿坠入了冰窖中,一颗心彻底凉透。

“不,皇上没有错,皇上一点错都没有。”她悲哀地感叹著,然后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

“你最好趁早嫁出宫去,省得朕一天到晚要看你疯疯癫癫的样子!回去,把这身碍眼的衣服换了!”乾隆挥手赶她。

敏柔冷笑著躬身行礼,转身挺直背脊走了出去。

刚走出永巷,她就看见衍格贝勒朝自己走过来。

“四公主,您回宫了!”衍格欣喜地喊她。“您回来了,那贝蒙呢?贝蒙回来了没有?”

“衍格贝勒……”她蓦然红了眼,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四公主,关于永扬贝子暴毙的案子,我已经查明死因了,永扬贝子的死与贝蒙无关。您既然和贝蒙在一起,应该知道他如今人在哪里吧?”他急著想快点找到贝蒙,好把这个消息带给他。

“贝蒙他受了重伤,掉进西湖里了,现在不知生死……”敏柔仿彿捉住一根救命浮木般,哀恳地望著他。“衍格贝勒,你有没有办法救他?能不能派人到西湖去找寻他?我求求你!”

“受了重伤?又落入水里?这怎么可能?”衍格大吃一惊,满脸焦灼地来回踱步。

“我当时亲眼看见他落入湖里,我担心他活不成……”敏柔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无论如何,我生要见他的人,死要见他的尸!衍格贝勒,我求你帮我这个忙。”

衍格惊愕地看著她,她对贝蒙的情感似乎已超出一般,非比寻常。

“公主,您对贝蒙是……”他知道不该多问,但又无法不关心。

“我们是夫妻。”她轻缓地说,眼神坚定地望著他。

衍格错愕地张大了口。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喉咙干渴欲裂。

贝蒙睁开酸涩的双眼,看见自己躺在一间陈设简单的屋子内,房中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上仅有一盏烛火和一壶茶。

看到茶壶,他立刻挣扎著爬起身,拿起茶壶直接灌了几口。

焦渴的感觉纾解了以后,他才感觉到伤口传来的痛楚,低眼一看,他的衣服划破了几个大洞,这些刀和枪砍伤的伤口深入肌理,稍一呼息就疼痛难忍。

忽然间,他听见隐隐约约的诵经声,下床从窗口望出去,果然猜得不错,他就在一座禅寺里。

想起在西湖畔发生的事情,想到敏柔也许已经被亲兵带走了,他就一刻也坐不住,急著想去追她。

主意打定,他下意识摸索著腰间,蓦然僵住,原本该缠在腰间的玉匣竟然不见了!

他四下搜索,完全没有看到玉匣的踪影,一颗心直直坠入谷底。

怎么会不见了?怎么会?

难道是掉进了西湖里?他慌张地抱著头。万一真的掉进西湖里,那么大的西湖,他要如何去找寻?

“施主,你醒了。”

一个清脆的童音惊动了沉思中的贝蒙,他抬眼望去,看见一个年约七、八岁的童僧,手中捧著一碗热粥,他的脸孔俊秀,双目慧黠,满脸含笑地看著他。

“小和尚有礼了。”

“我叫九儿,施主喊我九儿吧。”小童僧笑著把热粥放在桌上。

“九儿,不知这寺中是谁救了我?”他此刻最关心的是龙珠的下落。

“是我呀!”九儿眨了眨眼。

“是你?!”贝蒙难掩吃惊。

“是我在湖畔看见你,把你拖上岸的,不过我背不动你,后来喊了师兄弟过来,一起把你背上山的。”九儿神态天真,稚气未脱。

“九儿,我问你,你在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淡绿色的玉匣?差不多这么大。”贝蒙急切地比给他看。

“没有,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九儿展露一派纯真的笑容。

贝蒙跌坐在椅子上,懊丧地抱著头,仿佛一瞬间失了魂魄。

龙珠真的被他弄丢了!

他该怎么办?龙珠与大清龙脉息息相关,他遗失了两颗,会不会对大清国运造成影响?

天哪,衍格说不定会杀了他!

“施主,喝碗粥吧。”九儿轻唤。

龙珠遗失了,贝蒙此刻哪还有心情喝什么粥。

“九儿,多谢你救我一命,我得离开了。”他想尽快回到西湖边,试著寻找龙珠的踪迹。

“可是你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呀!”九儿阻止著。

“这点小伤我还可以撑得住,告辞了。”他迫不及待地冲出禅房,此时正是黄昏,禅寺里的和尚们全都聚在大殿里诵经,因此没有人发现他离开。

沿著禅寺前的山道一路往下,就到了西湖边,但却是在离断桥十分遥远的这一头。当时,他从断桥上掉落,倘若一路浮荡到这里,那龙珠遗落在湖中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一看到这段遥远的距离,他就感到异常绝望。

如今敏柔被捉回了皇宫,龙珠又从他身上遗失,他觉得心灰意冷,心中涌起一股空虚和迷惘。

为什么他身边最宝贵的东西,他都守不住?

他未免太没用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接连的几日,贝蒙天天在西湖边游荡,灰心得什么也不想做。有时他会呆呆坐在断桥畔,或是苏小小墓前,想著敏柔娇嗔说话的神态,想著她玲珑窈窕的身姿,常常一坐就是大半天。

日子对于他好像突然间变得没有意义,时间好像也变得寂寞漫长了。

这天,他坐在断桥上,仰首望天,宛如一尊泥塑雕像,久久不曾动过,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也没能惊动得了他。

“贝蒙?!”

陡然发出的喊声令他颤栗了一下,他弹跳起身,诧异地看著来人。

“衍格?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惊讶地瞪著衍格。

衍格的吃惊程度是他的好几倍,他原以为这趟来杭州是来收贝蒙的尸,没想到他居然好端端地坐在断桥上。

“你没死?你看起来居然好好的!”如果不是听见贝蒙开口说话,他说不定会以为这是他的鬼魂。

“我活著需要这么吃惊吗?难道你希望我死啊?”贝蒙没好气地回嘴。

“你既然活著,为什么不回京?”衍格语气激动地喊。

“我……”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对衍格说,他把龙珠搞丢了?

“你什么你?奇普塔尔已经进京要迎娶四公主了,你居然还在这里发呆!你一点儿都不担心她被娶走吗?”

“我有资格担心吗?”贝蒙自嘲地苦笑。

“你真该庆幸四公主没有听见你说的话!”衍格已经渐渐失去耐心,忍不住要骂人了。

“看样子,你好像已经知晓我和四公王的关系了。”他低叹。

“四公主说你们是夫妻,没错吧?”衍格抱著双臂看他。

贝蒙微愕,良久,才点了点头。

“你妻子现在要被人夺走了,你还能无动于衷吗?”

“我不是无动于衷,衍格,我要对抗的人是皇上,你以为是一般平凡老百姓的抢亲吗?而且我现在根本进不了皇宫,又如何抢得了她?”他的脾气忍不住暴躁起来。

“贝蒙,你怎么不想想,出了京城以后,皇上还能那么容易管得著吗?什么叫‘天高皇帝远’?就是能离皇帝多远就多远!你怎么就这么笨呢?”衍格心急地骂道。

贝蒙像是忽然间恍然大悟。

“明白了吧?”衍格轻哼。“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朋友?这样我怎么能放心把龙珠交给你?”

提到龙珠,贝蒙的脸色变了变。

“衍格,关于龙珠……”

“龙珠怎么了?”衍格奇怪地看他。

“龙珠被我弄丢了。”他极度懊恼地说。

“什么?!”衍格大惊失色。“你是怎么弄丢的?”

“我掉进湖里以前,还绑在我的腰上,但是被禅寺的小和尚救起时,龙珠已经不见了,想必是掉进了湖里。”他不敢迎视他震惊的目光。

衍格怔怔地呆了好半晌,思绪才慢慢回复平静。

“丢了就丢了,还能怎么办?”他看得出贝蒙已经很懊恼了,只能出声安慰他。“至少你活著呀!总不能龙珠丢了得要你陪葬吧?龙珠掉进西湖里也不算太坏,起码不会随意被人破坏就行。”

衍格安慰效果还算成功,贝蒙总算释怀了点。

“上路吧,一起回京去。”衍格拍拍他的肩。“你接下来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呢。”

贝蒙笑了笑。

抬头看天,浓密的灰云中似乎透出一线明亮的阳光。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和硕敏柔公主盛大的出嫁队伍缓缓地出了关。

敏柔穿著隆重华丽的喜服,坐在特意做成豪华喜轿的马车上,随著长串的队伍慢慢走向北边荒地。

她轻轻掀起轿帘,眺望马车外的沙漠风光,阵阵风沙吹得随行侍从个个抬不起头来,她意兴阑珊地放下帘子,思绪渐渐飘向远方。

在她出嫁当日,衍格贝勒尚未回京,因此她无法得知贝蒙是生是死。如果贝蒙还活著,她相信他一定会来寻她;如果他死了,她仍会把他当成一生的丈夫想念。不管他是活著还是死了,她都不嫁奇普塔尔。

她早已打定主意,等喜轿远离京城之后,就想办法逃婚。

既然她能逃出宫,就能再逃一次。何况到了这荒漠,四周杳无人迹,她要逃可比处处都有眼睛盯著的皇宫容易多了。

当队伍在大漠中走了两日,敏柔开始准备逃婚。

她把厚重的嫁衣脱掉,留著预先穿在嫁衣里的轻便衣衫和斗篷,然后把灌满水的皮囊和几块干粮、肉干绑在腰间,接著拿一块方巾绑在脸上,把鼻子以下全部遮住,等待著逃跑的时机。

这天午后,大漠刮起了风沙,吹得眼前雾茫茫,什么都看不清楚,所有的人马和骆驼都停下来用大布罩著躲避风沙,这对敏柔来说,正是逃跑的大好机会。

她绑紧了脸上的方巾,拉起斗篷的帽子,悄悄拉开车门,一阵干燥的风沙立即扑面而来。幸好她早有准备,口鼻没有直接灌进风沙,所以还不算太难受。

虽然有马、有骆驼,但是她知道只要夺了马和骆驼,就会惊动随从,而随从中大半都是巴林部的人,如果惊动了擅长驭马的他们,她逃脱的机会就等于完全没有了,所以只能偷偷的单独一个人溜走。虽然这样冒的风险很大,但总比连半点机会都没有来得强。

悄悄爬下马车后,她直接溜进马车底下,直到确定马车后方没有人的时候,弯著腰,无声无息地从马车后逃走。

狂卷的风沙将天地吹成一片迷雾,她在风中艰难地行走著,感觉到尖锐的沙粒打遍全身。

走了一小段路后,她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一眼,看见喜轿和大批送嫁队伍全被沙尘遮盖住了。她直起身子,使尽浑身力气往前奔跑,虽然风几次将她吹倒,她还是奋力爬起来拚命往前跑。

大风渐渐止息了。

敏柔不知道自己究竟逃了多远,她趴在沙地上不停地喘气,放眼看四周,视线中除了沙还是沙,什么人影都没有。

什么人都没有,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害怕?

她缓缓站起身,犹豫著该往哪个方向走,忽然间,她看见一小团黑影朝她飞快地奔来。

这么快就追来了?

她惊骇地拚命往前跑,偏偏在这个一望无际的沙漠上,她不管怎么跑,目标都一样那么明显。

敏柔眼中那一团黑影正是贝蒙。

他一回到京城,敏柔的送嫁队伍就已经出发了,他骑著马一路追赶,追了几天几夜,追到了沙漠。

当他远远看见荒漠中出现一个身披斗篷、身形疑似女子的人影时,不知为何就想起了敏柔,而这个女子在见到他时,立刻转身飞跑的感觉,更让他相信她就是敏柔。

他策马疾驰,和她的距离愈来愈接近,而他愈接近她,她就逃得愈加慌乱。

“敏柔——”他大声呼喊。

女子蓦地停住,骇然回身。

果真是她!

贝蒙激动地驾马奔到她身旁,弯下身一把将她捞上马背,拥进怀里。

“贝蒙!”她扯掉脸上的方巾,拉下斗篷的帽子,惊喜地看著他,一瞬也不瞬的,仿彿怀疑是梦。

“你居然逃婚?”他捧著她的脸,不停地又亲又啄。

“你……”她声音哽咽。“你怎么来了?”

“我来抢你走的,没想到你自己倒先逃了。”他笑著将她紧紧卷入怀中。

敏柔霎时感动得落泪不止。

“我逃跑的功夫一流吧?”她又哭又笑。

“也算一流。”看著她腰间绑满了干粮和肉干,他就忍不住笑出声。

“还好你没死,你可知道,我这阵子日子过得有多难熬吗?”她趴在他怀里擦眼泪。

“我知道,因为我也和你一样。”他轻轻吻著她的脸颊。

“我们现在怎么办?”她含泪笑问。

“嗯,接受某人的建议,去一个离皇帝愈远的地方愈好。”

“什么地方?”

“漠北,好吗?”他挑眉轻询。

“好。”她甜甜地顺从。

“你不怕到漠北过非人的生活吗?”他前额靠著她的额头,笑问。

“有你在,到什么地方都好。”

贝蒙忽然抬眸瞥一眼远方。

“看来,我们得先甩掉那些来找你的家伙。”他微眯著眼说。

“那没问题。”她轻拍他的胸膛。“我们就一起逃到天涯海角吧!”

贝蒙纵声大笑。

他替怀中的可人儿拉好斗篷,深深地护在怀里,策马朝北方奔驰而去。

在狂劲的风暴止息后,平静的黄沙之上,是一片无垠的蓝天……

【全书完】

编注:

(一)关于龙珠初现于世的传奇故事,请见花蝶1077《朝天子》。

(二)关于衍格贝勒的爱情故事,请见花蝶1095【龙珠宝鉴金之卷】《斗二爷》。

(三)并请期待陆续推出之【龙珠宝鉴水之卷】《奴儿甜》、【龙珠宝鉴火之卷】《妖儿魅》。

(四)齐晏“大清风起云涌齐晏龙珠传世”赠奖活动已热闹开跑喽!详情请见【龙珠宝鉴】系列各书之书前活动公告or狗屋网站之“好康报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